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8年第1期
“苏海”泛舟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8年03月15日   

□高志文

 

我住江南,却常常驻足岸边,凝望一江之隔的东坡赤壁,因为那里有一个令我神往的“苏海”。

参加国际合作项目——《苏东坡研究》的美国学者唐凯琳博士说,苏东坡“留下了一个浩瀚渊深的‘苏海’几乎囊括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各个领域。”

至今,我仍受惠于这个“苏海”。在潮流中蹒跚学步,在澎湖中采撷浪花。精彩了生活,也感悟着人生。

每读宋词中的《念奴娇》,便会想起传说中的念奴。

念奴是唐代天宝年间的歌女,因歌声激越清亮,被玄宗誉为“每执行当席,声出朝霞之上,邠二十五郎吹管也盖不过其歌喉。”

邠二十五郎即邠王李承宁。精通音律,尤擅小管,深得玄宗宠爱。每有宴会或出游,玄宗都会带上念奴与邠二十五郎。

唐人元稹有诗:力士传呼觅念奴,念奴潜伴诸郎宿。须臾觅得又连催,特赦街中许燃烛。春娇满眼泪红绡,掠削云鬓旋装束。飞上九天歌一声,二十五郎吹管篴。并注说:玄宗每次设宴,时间长了,众宾客就会无所顾忌的吵闹,乐师无法演奏。任谁也不能制止。玄宗便命高力士登楼高呼:“我要请念奴出来唱歌,邠二十五郎吹小管笛了,诸位愿意听么?”众人这才慢慢安静。

念奴容貌俏丽,歌艺高超,其声名流传于后世。词牌《念奴娇》便由她的名字而来。一个娇柔温婉的女子,因一副清越嘹亮的歌喉而被定为词牌,可见人们对她的喜爱。

自古至今,很多词人都写过《念奴娇》,最著名的当属苏轼的《念奴娇 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南宋俞文豹《吹剑录》中记载:苏轼在玉堂署任职时,问身边的幕僚:“我的词与柳永比,如何?”幕僚答:“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卓板,唱‘大江东去’。”

幕僚引用了他们各自代表作中的名句,虽有奉承之意,却也说明了柳词缠绵悱恻,柔婉纤丽之风格;而苏词则具有雄伟瑰丽,豪放旷达的英雄气慨。

苏轼写这首词时,已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其时47岁。想必,当年济世安民的宏图大志已消磨殆尽。虽有怀才不遇之感,但有着常人所没有的豁达胸襟。他在《临江仙》里说: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没有悲戚哀叹,没有怨天尤人,虽有几分感伤,却清旷超脱。他内心的孤寂无人理解,遗世独立也不愿随波逐流。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孤高的心境与洒脱的个性,不就是那遨翔于苍穹的大雁么?

书生意气也好,英雄气慨也罢,诗人的情感都是浓郁厚重、纤细绵长的。《水调歌头》中,苏轼劈头一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李白也有一问,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二人有着同样豪迈与不羁的个性,李白问得舒缓亲切;苏轼则问得突兀且飘逸。

苏轼以这首词怀念弟弟子由,更多的则是抒发自己的情怀。宦海险恶,几度沉浮。但在他心里,国事民生永远比手足亲情重要。他虽说“我坐华堂上,不改麋鹿姿”,但仍热切的关注着朝廷局势,对重回汴京仍然充满了幻想。

然而,兴致阑珊之后,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月宫虽然美好,但寒气逼人,还不如留在人间。有美酒可饮,有明月相随,有自己的清影为伴。矛盾的心情百转千回后,豁然开朗。想起弟弟子由,先是埋怨明月何事长向别时圆,后又安慰自己,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有道是,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长圆。人有悲欢离合是常态,月亮也有云来遮、雾来挡,有损有亏。人生,又岂能事事如意?花开了会谢,月圆了会缺。花未全开月未圆,是花与月的最佳景致,可这又何尝不是人生的最好状态呢。

今人常写离别,但这也能叫作离别么?飞机高铁,手机视频。若想说话,有多少话儿说不完?若想见面,一日之内,北上广也能来去从容。只是人与人的关系越来越冷漠,心与心的距离越来越疏远。近在咫尺,却山水不相逢。

古人离别,出了家门,便青山遥遥,云水茫茫。宋人李觏有诗: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还被暮云遮。日落之处即为天涯,看到落日便是看到天涯了,却望不见家乡。是因为重重青山阻隔么?而重重青山又被暮云遮住了。这一层层的阻碍,越发激起游子的思亲之苦,离乡之恨。

苏轼没有这种沉重的怨恨与愁苦。他与弟弟天各一方,但骨肉亲情任是山高水险也难以阻隔。他善良、坦诚、豁达的心里,是人间最美最真的祝福。他祝愿人人平安康健,相隔千里也能共享明媚的月光。全词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作结,构思奇特,浪漫洒脱,雄伟奇丽,情思悠长。

多少个花晨月夕,我漫步江边,看着枕岸的杨柳一岁一枯荣,倚风的芦苇一秋一飞雪。更有那匆匆流去,永不回头的无情江水,年华易逝的悲凉油然而升。

隔江而望,对面是黄州。是苏轼写下千古绝唱之地。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都随大江淘尽,我等渺小如芥末之人,观壮丽江山,思古之贤者,岁月的流逝,又何足悲叹。

往时,每读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这一句,总以为写的是诸葛亮。电视剧中,诸葛亮便是此般儒雅、睿智。羽扇轻摇之间,草船借箭,舌战群儒,火烧新野。其实非也。苏轼写的是周瑜。南宋诗人戴复古有《赤壁》诗为证:千载周公瑾,如其在目前。英风挥羽扇,烈火破楼船。

想当年,周瑜文韬武略,风流倜傥。辅佐孙策平定江东,赤壁破曹操,南郡败曹仁。战功卓绝,又抱得美人归,爱情事业双双得意。

周瑜年少时精通音律。即使喝了三盅酒后,弹奏者只要有些微的差错,他都能觉察到,会扭头去看那个出错者。“周郎顾曲”作为典故常被诗人引用。唐人李端有《听筝》诗:鸣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周瑜相貌英俊,酒酣后别有一番风姿。弹奏者多为女子,为了博得他多看一眼,常常故意将曲谱弹错。

青山依旧,江流不绝,英雄今安在?不过是断碑残碣,荒岭遗冢。诗人仕途坎坷,经世治国无望。到头来,也只是荒草淹没的遗冢一堆。尽管伤感、忧愤,但随性豁达的苏轼,没有陷入悲哀之中。既然人生恍如一场大梦,姑且洒一杯水酒祭奠江上的明月,让心灵得到解脱,获得自由,又何尝不是人生一大乐事?

昨夜霜风。先入梧桐。浑无处、回避衰容。问公何事,不语书空。但一回醉,一回病,一回慵;

朝来庭下,光阴如箭,似无言、有意伤侬。都将万事,付与千钟。任酒花白,眼花乱,烛花红。

几经生死,几度贬谪,还有什么看不开、放不下的? 曾经的傲骨清肌,曾经的嫉世愤俗,都在江湖风雨中漂泊洗净。生活宰割的伤口,时间会使其愈合。秋风萧瑟,带走了半世沧桑,留下了淡然与洒脱。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 寒食后,酒醒却咨嗟。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诗人不就是在告诉后人么?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与其在忧愤中沉沦,不如珍惜有限的时光,趁春风正酣,春花娇媚,春雨迷人,煮酒、烹茶、作诗,不亦乐乎。

林语堂说,苏轼是具有现代精神的古人。说他一生有着对自由、平等、博爱、民主、人权的朦胧的理想和实际的追求。

说起诗歌的无限风光与旖旎多情,古往今来,还有什么比得上唐诗宋词呢?浩如烟海的唐诗宋词里,吾独爱东坡。

若时光能倒流,我必带着东坡先生的文采精华回到唐朝。定当请念奴姑娘高歌一曲《念奴娇 赤壁怀古》,以慰思古之情。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0873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