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8年第1期
好一个月貌花容地(外一篇)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8年03月15日   

 

□姜锋青

 

(一)

传说,华容是江南水乡的一朵芙蓉。几千年浪叠云山的长江洋洋洒洒,自唐古拉山发源而出,经过白云黄鹤的地方东流而下,在这里孵出一团团、一串串水晶般发光的湖泊——它们的名字叫鸭儿湖、红莲湖、武城湖、梅桩湖、四海湖、汤家湖、扇子湖、严家湖、七碛湖、新港湖、沐鹅湖、马桥湖……而连通这些湖泊的小港河湾,有如一道道波光粼粼的银线,将华容大地织成红一片、绿一片、金一片、紫一片的锦帛绸缎。无须啧舌,也不必惊讶,上世纪50年代出生的华容人,大都见过周杨桥下停泊的乌蓬船,听过丁桥码头上“吭哟、吭哟”的号子声,还有寺云桥下潺潺流水荡漾着觉华寺的晨钟暮鼓,伍担桥下簇簇浪花挥手送别伍子胥的声声叮咛……

(二)

有人感喟,今日之华容,望山不见峰峦起伏,眺水不见烟波浩渺。不见昔日的小桥流水,难寻昨夜的碧浪摇舟,沧海桑田,水去了何方?

其实,不必嗟叹,君不见华容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那宽阔的楚藩大道,似穿过华容的秦淮河,淌金载银日夜奔流不息!啊,这比喻真是美妙传神极了,那各种星驰电掣的车辆,不正是凫动在河面的舟舸艅艎么?华容千帆竞发,好一派发达兴旺景象!

还有,武黄高速、汉鄂高速、武九铁路、城际铁路……似大川、如银河、令华容大地浪涌潮飞涛声依旧。“千里江陵一日还”又何须唱在白帝城头?

登上庙岭之巅极目远眺,无垠的高尔夫球场尽收眼底,那安宁、静谧的绿茵世界,分明彰显的是水的神韵、水的妖娆、水的妩媚、水的温柔……更有恒大画栋的海市蜃楼,红莲新区的水上绿洲,给人以永恒的梦幻之美。

往东去十里地,便是傍江而立的三江港新区,这里有鄂钢码头、有光大船业,有跨江踏浪而去的城际高铁长桥,有万吨级巨轮鸣笛江天……真是个光怪陆离,钢铁奏鸣与芦林小唱交响,无处不是水上奇观!

(三)

华容历史源远流长。隋大业三年(607年),鄂州改为江夏郡,华容地处“武昌西境”,属江夏郡城塘县,县城设在葛店白浒镇至黄矶一带,至唐贞观十六年前后,华容设驿。当年的华容,即备武昌之形胜,具吴楚之风韵,依水建街,傍水设市,一条青石板铺成的长街,自西而东如小河汩汩流过,西头称“上街”、东头称“下街”,中段为“正街”。“小河”流淌时,略一分神,便南北向地生出一些“支流”式的小街;三贤街、直玉街、北门口、大厂口,后街、麻油街……略一驻足,便形成一口口波光盈盈的池塘如宝石碎玉闪闪发光:天井塘,印子塘、双塘、长塘、觉华寺塘、陈家塘、油井塘、连七口、万家塘……鸟瞰华容,青砖灰瓦的雕花门楼在水中倒映,喧闹而宁静的古街小巷在雾中隐现,青藤爬上翘阁,绿树屏遮飞檐,有沽酒叫卖之声,有勾栏戏曲咿呀,好一个神仙境界。

华容有许多传说,因了樊口,因了三江口,华容一直是孩童们想象中的赤壁大战的“华容道”;因了梅城铺,因了伍担桥,华容又一直被民间考古学家认为是伍子胥的故乡……最美丽的传说当然莫过是华容禅林寺,为唐太宗献金藤白老鼠医治“背花”的故事了:相传唐贞观十七年,唐太宗在凌烟阁表彰了长孙无忌等功臣后,突然染上背花毒疔,须用金藤白老鼠医治,下诏各府州县,寻找此物。华容禅林寺有僧人慧光,应诏献了寺中的白老鼠,太宗用后疾病痊愈,系心存感念,特下诏重建禅林,改禅林寺为华容寺。自寺云桥往上数,一溜儿修建四十八栋庙宇,前庙称东狱庙,主庙名觉华寺。庙宇落成不久,唐太宗南巡时曾驾临华容寺,见华容桃林盛开,玉韫珠藏,俗美风醇,脱口赞道“此乃月貌花容地也”!

“华容”地名,大概便是典出于此吧。

(四)

历史的时钟指向21世纪后,昔日“小家碧玉”的华容已出落成“大家闺秀”的风范了。通畅的道路、通畅的网络、通畅的人心让华容丰姿绰约,美丽多元。

生态园是华容的书签。这个引领时尚、彰显文明、疯长富饶的新生事物,像海藻般在这片“三山六水一分田”的沃土上快速繁殖生长出绿色生态的“软黄金”:石竹生态园、台湾生态园、龙福果园、红迪亚生态农林、黄岭生态园、横山生态园、临江铁皮石斛基地、蒲团万亩荷花园……千姿百态,风流万种,有如画家手中的飞毫,左一笔墨绿如玉,右一笔潮红似金,万亩红葩如落霞染浪,十里意杨似碧云飞天。

华容的亭台楼阁是供游人旅客休憩心灵的最好去处,历史上曾有庙、观、塔、寺、堂、殿、祠达数十余处,如觉华寺、文昌阁、武圣庙、五通庙、彭烈土祠、关帝庙依然廊腰缦回,檐牙高啄、钟磬相闻,华容弥漫了几分宗教般的神秘,南朝的风,唐朝的派,南宋的雅,明清的颂,民国的韵,发出沧桑天籁,隔世妙声,让华容的日子恬静而悠长。

华容自古多美女。好山好水好风情,让这里的女儿家出落得“月貌花容”。行走在当今华容的街市或乡间,你会不经意地与一些嫣然一笑的女子顶头一碰。你若年长,她会扶你过马路;你若不适,她会陪你看医生;你若迷路,她会一路呵送你回到亲人身边。她们不是神仙,她们是创一代新风的“华容大姐”。多温婉可心的名字!她们知书达礼、敬老孝亲、文明友善、笑容可掬,她们在街头当志愿者,当保洁员,当热心美神,她们到幸福院为孤寡老人洗衣、梳头,她们也为不文明行为苦心劝导。有道是“身边多了一个好女人,世上就少了一个坏男人”。华容之美,又岂在清山秀水?辞别华容,谁又怎不忆江南?

 

书卷多情似故人

(一)

 

消暑度夏的良药之一是“拥书”。

几本书,一盏茶,房门半掩,立时氛围就不一样了。

人心浮躁的年代,能让人心情平静下来的事情,除了镇静剂,恐怕就只有书。

看书时,阳台上的蔷薇正开着,小小一朵开得浓艳,每一朵都像一本打开的书。

人生是需要一些禅意的。这份禅意,和两个“斋”字有关。

一是经常吃一些斋饭,素食养心亦养身,可以定期给身体排毒。一个好身体,总能给生命带来无数种美妙的可能。

二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给自己建一座书斋。劳伦斯€犯甑滤雇ǎ骸耙坏愕憬⑵鹱约旱氖檎肥凳且桓雒烂畹陌茫野炎约阂簧蟛糠质奔湎赘苏飧隼秩ぃ颐刻於烈恍∈弊笥业氖椋鍪裁词虑橐哺喜簧隙辆洹S辛宋业牟厥椋秃孟窭飞夏承┳钗按蟮娜宋锖臀夜簿右皇摇!?

赵匡胤都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他人可以没有,但书倒是不可以没有。与书同居,书能涵养人的灵气,也能给人带来书卷香。闭门即是深山——是所有读书人的精神状态。

读书的人是要做“宅男宅女”的,内心的风波不止,书中的精气自然吸收不到脑海里去,尤其是在盛夏,市声喧嚣,夏虫嘶鸣,人心浮动,何来静谧的心灵?这时,端起一本书,无需红袖添香,无需殿宇华堂,安守在简谱的书斋里,极目四行,或诵或念或默,书中自有箴言跳出来,与我们婉然相约。

闭门只为书卷香,书香多情似故人,读书的最高境界是“与一本书促膝而谈”。有人说,书能洗心。是的,繁芜世事让人心蒙尘,书就是拂尘,质本洁来还洁去,这就是书籍的功用。学者汪军先生曾说:“大抵上人生同时朝两个方向行进,且并行不悖,一是欲望和业力牵引的,走向老年及肉身的毁坏;一是心灵牵引的,走向童年及初心的苏醒。”我更赞同,后者就是书籍所能引领的。

眼下,太多的人都想着“走出去”,可是,走出去以后,莫要忘了“走回来”,依偎在书卷身边,做一个灵魂有香气的人。

(二)

明代文人吴从先的读书小品《赏心乐事》中写道:读史宜映雪,以莹玄鉴;读子宜伴月,以寄远神;读佛书宜对美人,以挽堕空。

“读佛书宜对美人,以挽堕空”这句话,尤其引人深思。大概因为读关于人生的言论时,不觉走入书中,易生遁空心,所以需要身边常伴美人,把心神拉回来。

而我把“读佛书”看成了“出世”,把“对美人”看成了“入世”。一个人既要有一份出世的清明之心,又要给人一种积极入世的妥帖安稳;既要从容地从繁芜冗杂的俗世中脱身而出,跳到拥挤喧嚣的圈子之外,又能在清寒空旷里回看人世庸常,以一种低头的姿态,寻找生活的可爱和情趣。

人其实都是在这样的“出世”和“入世”中来回奔波。大概中国古代的文人都有一颗出世的心,李白“举杯邀明月”,苏轼“把酒问青天“,就连李清照都“沉醉不知归路”,他们似乎都把尘世的庸杂抛于脑后,把自己的心情全交给了美酒和明月。

不过,黄梅戏《牛郎织女》里倒有一个经典唱段:“夜静犹闻人语声,到底人间欢乐多……”织女是仙人,仙人懂得在“高处不胜寒”的天宇里到底寡然无趣。所以,“欲乘风归去”的苏轼把出世的心表达得淋漓尽致之后,来了一句“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看来,仙人和俗人都一样,到底还是人间好啊!

其实,我们正确的态度应该是,以“出世”的心去过“入世”的生活。在朝着庄严盛大的的理想迈进时,要不时停下来,养花下棋,谈场小恋爱,与陌生人搭搭讪,当一回人间的小戏子;而在俗世混腻了,又要回头来,把玩一句古人的话:读佛书,宜对美人。唯有这样,人才不至于流于庸俗。

(三)

有一个道理,读书人大概都懂,那就是人类的生存不仅仅是为了工作,工作只是手段,目的是为了生活幸福。幸福的一项主要内容就是闲暇。如果没有闲暇,人们永远是工作的奴隶,不可能有开放的心灵,不可能有丰富深刻的思想,文化也无从产生。

闲暇之后,最适宜的便是读书了,自古其然。70岁时的郑板桥曾写过这样一副书联:“霜熟稻梁肥,几村农唱;灯红楼阁迥,一片书声。”上联写丰收后的农村的欢乐景象,下联写楼宅深夜书声琅琅,不正是郑板桥理想中的幸福生活吗?

有人说读书是孤独的,但我以为,在孤独时翻书,体味其中那悠远而绵长的意境,此时书已不再是一本单纯的书,它成了自己最亲密的朋友和最善解人意的知已。

英国哲学家休谟有句名言:“一切人类努力的伟大目标在于获得幸福。”在休谟看来,追求幸福是人类社会的永恒主题。那么,什么是幸福呢?多少年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现在,多数人似乎都认同这样的表述:幸福是人们对生活满意程度的一种主观感受。既然是主观感受,那么当人们在拥有基本生活条件的保障后,幸福,不一定与货币收入、物质财富的多寡成正比。当一个人处于贫困状态时,物质财富的增加会增添幸福和快乐。而当温饱无虞之后,个人的快乐与幸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物质财富以外的许多因素。对于精神文化的追求,对于阅读的追求,必是其题中应有之义。

或许,读书算不得大幸福,充其量只是一种小幸福而已。然而,这很重要。在这个世界上,大起大落的人生毕竟不常见,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生命里更多的是安静和平淡。小幸福贯穿着我们的一生,但也因其小,我们常常有意无意地都忽略了。拥有小幸福,就让我们从读书开始吧!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0878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