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8年第1期
行走·诗经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8年03月15日   

□张玉华

 

在春天读读《诗经》吧。

此时户外的杏花开了,梨花开了,油菜花更是铺天盖地,我就着这样的美景,行走在《诗经》的河流,心有所动,这一点点动心,恰是杏花的那点白,梨花那隐约的绿,油菜花上跳动的金黄,它葳蕤了我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是王。

三千多年的时光没有在我和《诗经》之间设置栅栏,读着这些抑扬顿挫的诗句,心有所感,所思,所悟,这所感所思所悟我称之为“情绪”,对,就是情绪。

读《诗经》能读出自己的情绪就好,《诗经》是一叶舟,一片叶,一缕光,这舟这叶这光传递或者承载的“情绪”正是我所需要的,是能叩开我的心,让风和阳光进去,把我泅渡出自苦的泥淖;或者表达出了我心中充盈而表达不出的情绪,瞬间能心领神会,心神通透;又或者它只是某个午后佐我下午茶的一碟小点心,滋味不明,却陪了我一段光阴。

给《诗经》释义、正义,探究主旨是专家的事,是大儒的事。我们这些平凡之人,做不了专家和大儒们的事儿,也无需顺着别人的思维走,沉溺囚禁在别人的情绪里,失了自我。孔子选编整理《诗经》的初衷是“不学诗,无以言”,他明确告诉我们,《诗经》就是让我们用来表情达意的,它是流动的,是变化的,人不同,传的情达的意自不同。

读《诗经》就是在读自己的情绪,慢慢读,以安你我浮躁的心。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春天来了,河中沙洲上的鸟儿一长一短鸣叫着,迎合着,表演爱的序曲。

淑女在浅水处采摘荇菜,左采右摘,不是劳作,而是舞蹈,君子在岸边鼓瑟吹箫,不是演奏,而是“求爱”。

“求爱”路上不是一帆风顺。“寤寐求之”的结果是“求之不得”。君子没放弃,继续“求”,并许诺如果求得,必“琴瑟友之”“钟鼓乐之”,这八个字最动我心。“琴瑟友之”,若淑女嫁给了君子,君子一定“友”之,我把有“友”理解为知心知意、情趣相投,生活琴瑟相和,恩爱和美。“钟鼓乐之”,钟鼓在诗经时代公侯之家方可用,君子诺“钟鼓乐之”的用意在于以钟鼓的“尊贵”许诺女子,若娶了淑女,定尊她重她。

这样一份情趣相投深受尊重的婚姻,你可动心?也许有人要说爱因这“尊重”是不是显得太过周正,或者是过于端肃。殊不知婚姻里若没有了“尊重”这里子做支撑,琴瑟和鸣的面子还能撑得了多久?

偶尔听到一句这样的歌词“爱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这样的爱是天雷,是地火,是一段可粉身碎骨的情绪,粉身碎骨不是生活常态,而人却要在常态中活着,所以我们更需要的是生活的艺术。

《关雎》为我们展现了这样的艺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做一个有标准的人,婚姻如此,生活也如此。凑合的婚姻一定是悲剧,凑合的生活,一定无欢乐可言。人生是苦长,还是苦短,都是你自己的感觉,故你有什么样的婚姻生活标准,就有什么样的婚姻和生活。“淑女”是君子心中的淑女,“君子”是淑女心中的君子,关键两个字是“好逑”,找相互适合的就是最好的。“求之不得”是试金石,真正的追求,是有了目标就真心诚意去“求”,矢志不渝去“追”,不是遇难而退,不是怨天尤人。若“求得”,必“琴瑟友之”“钟鼓乐之”。有始有终的“爱”才是持久婚姻的保障。

孔子说《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是说《关雎》中的情绪是不过分沉溺于乐和伤,一切皆有度。感性的人心和理性的生活发生碰撞后,我们就需要这份“度”的清明,不至于在过度的乐和伤时,失去了自己。失了自己,还有“爱”或者“爱情”可言?

《关雎》是《诗经》第一篇,同时也为“五经”之首篇。孔子把这首爱情诗放在首篇。因他知人伦乃大伦,万物之始,男女情爱关乎社会基石,爱是本原,是火源,是万物孕育的根。

其实,《关雎》展示了一个“求爱”的故事,却不仅仅只在讲“爱”。做人做事理家治国若“行之有度”“慎始而敬终”,则人可立,事能成,家和睦,国兴旺。如此,应是孔子将此诗放在首篇的最大用意吧。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绤,服之无斁。

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污我私,薄浣我衣。害浣害否,归宁父母。

 

《葛覃》讲述了女子采葛、织衣、洗衣的事,三节之间是顺承关系。女子到山谷里割葛,目光所见皆是繁茂翠绿的葛叶,黄鸟上下翻飞,然后栖息到树上,鸣叫清脆悦耳。女子听着鸟叫,割着葛,回家后蒸煮为麻,织麻为布,裁布为衣。某天女子告诉师氏,她要“归”了,于是洗干净刚做好的内衣,再洗好刚做好的外衣,一切都收拾妥当,则“归宁父母”。

女子的劳动是快乐的,在山谷割葛时,黄鸟“喈喈”的鸣叫是女子欢快心情的显现;煮葛织布成衣的过程,女子心情也是欢快的,有“服之无斁”可见证,亲手制成的衣服穿在身上很满足;洗衣的过程,女子心里也是欢快的,“归宁父母”。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0879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