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8年第1期
荒 丘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8年03月15日   
    □姜剑鹏
  1
  儒雅的商君第一个到达茶室。按照惯例,谁先来,谁负责备料。大哥荣哥只喝金骏眉,老三春子爱喝毛尖,老四吴悠专喝普洱。他则喜好龙井。他和荣哥喜欢用杯子慢慢品茶,一杯一杯续水。老三老四嫌麻烦,都用茶壶泡满,再一杯一杯喝。
  茶盘上的水壶咕咕作响,窗外沙沙一片,又一场雪下来了。时而舒缓时而激昂的曲子,回荡在房间。茶丫头按照四个人的喜好备好了茶料,退了出去。    雀舌般扁平的龙井茶叶在杯中舒展。商君微闭双目,一只手在膝盖上打着节拍。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歌,高晓松的《越过山丘》。
  老四吴悠来了。商君为他倒上一杯上普洱。吴悠身上的雪花,很快化成一滴一滴水珠。吴悠递给商君一支香烟,两人点上烟,都不想说话,他们等的主要人物还没有到。
  李雅激情演绎着人生况味。一曲终了时,门被推开,一股寒风裹挟着一个大汉。他取下围巾,脱掉大衣。吴悠立起身,递给老三春子一支烟。
  --小游子,生意怎么样?这么冷的天,差多了吧?
  吴悠倒给春子一杯热茶:春哥惦记啦,生意还好。
  --就不能搞点别的花样,老是烧烤烧烤?现在的人都讲究饮食健康了。
  商君说:他做外卖啦,三十多个小伙子小姑娘都忙不过来。你是不是很长时间都没有去他的店里?又到处疯?
  吴悠岔开话题:也不多,一年就赚三二十万。
  他接着说:赚多有个鸟用?我家丫头的事,不知荣哥……
  春子击掌说:急个毛线?咱们今天第一个就说你的事。几十年的兄弟了,将他的军!
  商君说:倒是你,看荣哥怎么收拾你!我说,你就不能把你的那点臭手艺用在正道上?你甚至可以晚上去把人家的锁弄坏,不愁没生意。
  春子恹恹的,但嘴巴不饶人:臭手艺怎么啦?你还别瞧不起!赵本山穷的时候,不是牵着他的瞎子叔叔卖艺吗,他的手艺都让他成大腕了!呵呵!
  春子小时候学过修锁配钥匙,后来转行做泥工,梦想接一个大工程,当个老板。
  商君不理他,转头对吴悠说:今时不同往日,不要抱太大希望,心里还是要有个准备。
  春子不耐烦了:莫打官腔了!对于我们老百姓来说,是登天的事;可对于荣哥,不就是一句话?
  --谁在背后说我?
  人未看见,声音先进来。三个人同时站起来迎着。荣哥笑吟吟地与每个人握手,之后径直坐到上首空着的位置上。
  --我还有事,兄弟们长话短说。
  春子一拍大腿:我希望荣哥总是忙,一忙就干脆。我先说!
  吴悠笑容满面。
  听春子说完,荣哥点点头,望着吴悠:你丫头当兵的事,我已经找了主管领导,可以说在W市是通了天的。但是,女兵招的少--这还不是问题,问题是你丫头的户口不在本地。
  吴悠顿时恹了。
  商君说:还有没有通融的余地,比如……
  荣哥摆摆手:那一套现在都不管用了,今后你们也不要再打歪主意。
  春子瞪着一对牛眼问:你对公安的说一声,开个证明不就完了?
  荣哥乜了他一眼:公安的就不是中国人?现在谁敢?
  春子抓抓后脑勺,嘀咕道:我倒是有个本地户口,有什么用?
  吴悠快要哭了:荣哥,在老家,在全市,我能找的最大的官就是你,你都不灵了,丫头那里怎么说?
  荣哥抿了一口茶:你的丫头就像我的丫头,我就不想遂了她的愿?我老实对你说,她这么小就想着走后门那一套,是受了你的影响!凡事都有个底线,如果她要月亮,我们就得找梯子?
  商君拍了拍吴悠的后背:要说这个户口,真是个怪东西,多少人为了改变它,吃了万般的艰辛。有什么办法呢?当初你为了发家致富,跑到省城,这三十多年,也赚了个盆满钵满。但是,甘蔗哪有两头甜?丫头的户口在哪里,就在哪里报名。
  吴悠说:我找了十几次,腿都跑断了,还花了不少冤枉钱……
  春子凑过来问:你说的这个"不少",只怕是真的不少吧?
  --莫打岔!荣哥一挥手:让君子说完!
  商君接着说:省城虽大、名额虽多,但具体到某个区某个街道,那也是僧多粥少。丫头想当兵、想上进,是好事。到底是什么原因非当兵不可?上进的路多着呢,比如注册成立个公司,创个业,搞环保行业也行,搞商品贸易也不错。我有个朋友在新疆,手里正好有一个品牌,需要一个省级总代理,赚钱快得很呢!
  说起做买卖,吴悠的眼睛瞪圆了:那得多少投资?
  --问了,三百万。你愿意考虑的话,我让他联系你。
  春子恼怒地说:好个屁!吴悠不是缺钱,他就是不想下一代还做生意,他是想让子女出人头地!
  荣哥点头说:商君的话很有道理,春子你也说出了游子的心思。你们知道诺基亚手机,但你们知道它的老板原来是干什么的吗?是砍树的,木材公司的。知道马云这个人吧?做生意一样出人头地。世界上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丫头现在只有十八岁,你最好多投资一些钱,让她深造。你的投资,既是为她铺就成长成才之路,也是构筑你自己高品质的晚年。
  --文绉绉的!春子捏了捏吴悠的膀子:游子啊,丫头还有一条路,那就是嫁得好……
  商君打断春子的话:嫁得好首先必须自己硬气。
  --你这个臭校长、书呆子,一天到晚就你有理。你干脆改名叫"死有理",哼!春子回敬商君后,去了卫生间。
  荣哥问:还有事?
  商君指了指卫生间:还是等他自己汇报吧!
  ……
  荣哥紧皱着眉头,盯着春子:你拿了多少?
  --大概、大概加起来二十来万吧。
  荣哥往椅背上靠去,指着春子说:你不要命了?猪啊,蠢猪一头!你也改个名,叫"蠢得死"吧!
  春子耷拉着脑袋:也不是一次拿的。
  --我知道!商君补充:他是零打碎敲,前后去了三十多次。
  --时间?开始的时间?
  --一年多了。一年七个月。
  --三十多次、一年七个月?没有什么奇怪和危险的事发生?荣哥问春子。
  春子摇头:那倒没有……满屋子都是,一包一包的,到处是蜘蛛网,起码三五年没人去过。
  商君说:这事真让人捉摸不透!事情太大,必须报你知道,请你拿个主意。
  荣哥靠在椅子里,闭着眼睛。
  商君踹了春子一下:二十万,你自己说说都用在哪些地方。
  吴悠说:莫问莫问了,都离不开那些花花事!荣哥、商哥,要不我去补上?
  商君吼吴悠:就你有钱!总是帮他兜!
  吴悠笑着说:商哥,你和荣哥都是当官的,春哥和我是讨饭的,我帮他是应该的。
  荣哥眼睛睁开一条缝,瞄了吴悠一眼。吴悠低下头。
  荣哥问商君:你那个要修水库的学生……
  他是我们领水镇的镇长,下面有个小组的土地被征用建了高速公路,三个小组共用的水库被齐腰切断,全部废掉了,四百多亩田地只能望天收,群众意见很大,到处上访。镇里一查,恢复水库的钱老早就拨到村里了,当时的村书记给挪用了,也挥霍了一些。现在是人抓了,但事情还搁在那。
  荣哥点点头:我看这样吧!商君你联系镇长,就说有个老板自愿捐款修水库,吴悠你就是那个慈善家。钱就从那里出,春子再去一次。
  商君若有所思。吴悠和春子点着头。
  荣哥突然欠起身,指着春子的鼻子:你,最后一次,今后不许再去!
  2
  商君回到家里,门口玄关处堆着礼物:两瓶酒、一条烟、一提茶油、一提茶叶、一盒水果。老婆丁兰在厨房忙活,伸过头来叫商君过去。
  --三楼的女主人小夏送来的,感谢你商大局长为她的表妹弄了份工作。
  商君心想:楼上楼下的,怎么从来没有听到这个小夏提起这层关系?这么说,那个在工行守门的隋老头就是小夏的姑父了?
  想到这个小夏,商君暗自摆摆头。他再次朝礼品望去,初步估算了价值。吃饭的时候,丁兰问商君打算怎么处理。商君说:水果留下来,其他的我拿去还个人情。
  丁兰说:茶叶就留下吧,家里的正好用完了。
  --我上次拿到办公室的还没有喝完,我带些回来就是。
  --她表妹很漂亮吧?丁兰突然问。
  商君白了丁兰一眼:拜托,你就往正常的去想,不行吗?
  丁兰用筷子在盘子里拨弄着:反正现在有纪委替我们盯着,看谁敢乱飞!
  --是的是的,你们这些"官太太",应该凑份子买几个猪肚子,集体去感谢人家!
  商君说完,把水果之外的其他礼品搬上车,直奔工商银行的门卫室。正好,隋老头值班。商君把东西全部搬到门卫室门口。
  隋老头很诧异,他不认识商君。
  商君上车,对老头说:是这样的老先生,你的孩子是通过考试得到的工作,是她凭自己的本事考上的,所以用不着给谁送礼。水果我就留下来,非常感谢!
  说完开车就走。隋老头追了几步,一时窘迫地站在那里。
  商君来到超市,买了四盒西湖龙井,一共二百四十块钱。办公室哪里还有茶叶?就拿这个回去充数。
  回家的路上,商君舒了一口气,心里想道:做门卫一个月也就一千多,这样一送就等于半年白干了。他想到丁兰的醋劲。还别说,这个毫不起眼的隋老头,竟生养了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儿。当时是市卫生局的顾副局长带着她来单位找他的。
  手机响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0882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