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8年第2期
神话与真实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8年05月04日   
 

——读艾三明的《武昌鱼之谜》

□刘敬堂

 



  1
  五十四年前,我初到江南时,就听到了武昌鱼的种种传说,还站在长江岸边,看过捕鱼的人以罾捕捞武昌鱼的情景,也品尝过不同烹饪技法的武昌鱼。那时就想写篇有关武昌鱼的文章,但终因才情浅薄,且对鄂城的沿革变迁、风物人情知之甚少,故而一直未能成篇,心中便留下了一种隐隐的遗憾。
  2015年,华中农业大学举行《团头鲂命名60周年纪念大会暨团头鲂学术研究会》期间,还举办了艾三明先生的《武昌鱼之谜》一书的首发式。作者集文史学者、书法家于一身,历经十二春秋笔耕不辍,撰写出了这部荟萃地域、历史、物产、文化于一集的专著,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无独有偶,一位鄂州当地的女作家告诉我,她曾听说了武昌鱼的许多传说,还在湖区采过风。某日,她看到有人买来武昌鱼,在长江上游放生,但也有人在下游捕捞,或自家食用,或再次被人买去放生。她感慨颇多,便有了创作的灵感,写出了一部中篇小说《团头鲂》,在《山花》杂志发表,获得了"双年奖",得到了业界的好评。
  入夏以来,阴雨连绵。外边一帘雨珠,案头一杯春茶,再次仔细品读《武昌鱼之谜》,便有了如下感受:
  武昌鱼,是一条平平常常的鱼,也是一条充满传奇色彩的鱼。
  她穿过苍茫的远古,经历了楚国八百年的漫长岁月,游遍了五千里楚地,又转身而去,游到了东楚!鄂国的十代郡王都曾接待过她……
  再后来,她便游进艾三明的这部新出版的专著了。
  在当今世界上,在不同国家、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的水域之中,生长着不同的鱼类。因为它们与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便有了不少关于鱼的传说。但是,我敢说,世界上还没有哪一条鱼,能有武昌鱼这么神奇!
  能与武昌鱼相比美的,只能是闻名遐迩的小美人鱼了。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长堤公园里,有一座人身鱼尾的美人鱼铜像,坐在一块巨大的花岗岩上。在2009年的上海世界博览会上,她还被运到了丹麦馆的一个水池中,让国人近距离地目睹她的芳容。
  美人鱼虽美,但却是安徒生在童话中虚构出来的人物!而武昌鱼,却真实地生活在我们的身边,与我们朝夕相处,不离不弃!
  其他国家和地区,关于美人鱼存在的记载,只有两次:
  第一次是1962年,某国的一艘货船在古巴外海沉没,因船上装有核装置,所以军方便派潜水员去海底打捞。这时,一个奇怪的生物撞进了军方的扫描仪:它象一条鱼,又象一个在海底潜泳的小孩。它头部有腮,身上有鳞片,一双乌黑的眼睛望着摄相机,显得十分好奇。潜水员试图设法诱捕这个神秘生物。观察发现:它是一只0。6米长的动物,它全身有鳞片,头部有一道骨冠。他们认为这就是传说中的美人鱼。因为是军事行动,便没有公开这一消息。后来,科学家维雷德透露了这一消息,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第二次是在1990年。一队建筑工人在索契城外黑海岸边一座放置宝物的坟墓中,发现了一个黑皮肤的美丽生物,她的上身是人,下身是一截鱼的尾巴,约有173厘米高,从头到尾都有鳞片。专家经过骨龄测算,她已有100多岁了!
  即便这些工人发现的真是美人鱼,但她早已失去了生命,只剩下一副骨骸!而武昌鱼却在江河湖海中活蹦乱跳地游弋着、存活着!
  我们应当为武昌鱼而骄傲!因为她为华夏民族所独有。
  还应当说,武昌鱼也因我们才名噪中外。
  中华文化,是中华民族以自己的智慧和勤劳创造出来的优秀文化,也是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过的伟大文化。中外学者普遍认为,巴比伦文化虽然古老,但早已夭折了;印度的婆罗门文化虽然辉煌,但创造这一文化的却是雅利安人而非本土民族;埃及文化虽然悠久,但经过希腊化、罗马化,直到后来的伊斯兰化,已面目全非;玛雅文化也曾盛极一时,如今已成了一个难解之谜。而中国的传统文化却在5000年的岁月中从未中断过而罕见于世。武昌鱼在中国历史的进程中,从未离开过人们的生活,一直游到了今天。
  武昌鱼,是一条不同凡响的鱼!
  2
  在我二十五岁之前,既未品尝过武昌鱼,更未看到过武昌鱼。且不说活的武昌鱼,甚至不曾见过武昌鱼的照片。
  我出生在东海之滨,在渤海湾旁边读完了中学,在汇泉就读海军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了一艘苏制扫雷舰上。当过水兵、文书、潜水员等,在苍茫的黄海里护渔、护航、巡逻,后又调进舰队宣传部、文化部机关工作。窗外就是辽阔的海洋。
  住在海边,尝尽海鲜。大海里的水产种类琳琅满目,数不胜数,尤其是鱼类,不但品种繁多,而且各有不同的特点,象鲅鱼、带鱼、黄花鱼、银鲳鱼、石斑鱼、比目鱼、白鳞鱼等等,虽各具特点,却都是肉嫩味鲜,回味无穷。
  来江南之初,我不但不吃淡水鱼类,甚至还有某种抵触,认为淡水鱼有一种泥巴味。有人说,武昌鱼是鱼中珍品,新鲜无比。但因我有偏见,即便是特意为我而做的武昌鱼,我也不肯举箸。现在想来,有些可笑,也显得无知。
  我第一次品尝武昌鱼,是沾了陈毅元帅的光!
  1964年秋末,时任外交部长的陈毅元帅一行来到了鄂城,住在县委接待室的平房里,他的两名警卫人员在我的办公室中日夜值班。
  次日午后,陈毅一行前往西山古灵泉寺,在曲折的山路上,他边走边吟哦起来:
  依山筑阁见平川,夜阑箕斗插屋檐。
  我来名之意适然,老松魁伟数百年。
  斧斤所赦今参天……
  他吟哦的是宋代诗人、书法家黄庭坚当年夜宿西山时,挥笔写下的《西山松风阁诗》。他意犹未尽,接着说道:"黄庭坚这首诗的真迹,收藏在台湾博物馆里。不过,北京故宫博物院里有复制件。"他又说道:"可惜松风阁不在了,今后应当把它恢复重建。"
  为了招待陈毅元帅,机关派人去了盛产武昌鱼的樊口大闸,让人打捞了几条武昌鱼,装在水桶中,运回了食堂。
  谁知,陈毅元帅忽然接到了紧急通知,便匆匆离开了鄂城。
  后来才知道,因我国研制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即将进行,陈毅元帅奉命乘飞机回到了北京。
  我去机关食堂打饭时,炊事员老朱指着几盘清蒸的武昌鱼,笑着说道,本来是为陈老总准备的,他走了,你们就有口福了!说着,便卖给我一盘,收饭票三毛!
  我临走时,他还嘱咐说:"趁热吃,最鲜!"
  这是我第一次吃武昌鱼,印象特别深刻:盘中的武昌鱼约有一斤半重,鱼的嘴里插了几根香葱,鱼身上撒着几块姜片,腹中置有少许姜片,别无其他佐料。
  我将这盘清蒸的武昌鱼端回了宿舍,与夫人共同品尝起来。
  此鱼的肉质洁白若雪,细腻若玉,又软糯嫩滑,似乎入嘴便会融化!它既没有所谓的泥巴味,更没有海鱼的那种特殊的海腥味。至于它如何鲜美、可口?并非几句话就能够说得清楚的,大有"只可意会,不同言传"之妙。
  就是这盘清蒸武昌鱼,让我改变了对淡水鱼的看法,也对武昌鱼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我便循着它留在岁月中的游动轨迹,仔细寻觅它的身影。
  3
  其实,一尾武昌鱼的历史,如同我们人类漫长的历史。不过,那时它不叫"武昌鱼",而是称为"鲂鱼"。
  最早出现在我们文字中的武昌鱼,是在2500多年前的《诗经。国风。陈风》中:
  豈其娶妻,必齐之姜;
  豈其食鱼,必河之鲂。
  春秋时的齐国,第一代国君就是姜尚。姜姓是齐国的宗室贵族,宗室的待嫁女子,就是齐国的公主,她们不但出身高贵,而且面貌姣美。所以,要娶妻子,就要娶齐姜之女!
  娶齐姜的女子,吃河中的鲂鱼,是当时社会上的一种时尚。不过,把公主与鲂鱼并题而论,可见古人的想像力有多么奇特了。
  《诗经》中所指的鲂鱼,也称鳊鱼。《本草纲目》上说:"鲂,方也;鳊,扁也。其状方,其身扁也。"因其头部呈圆状,所以又叫"团头鲂";又因它的颈部较短,又叫"缩项鳊";它还有一个别致的雅名:"缩项仙人"!到了1790年,它又多了一个新的名字:武昌鱼。
  武昌鱼这个名字,与一位帝王有关,也与一座城邑有关。
  三国时期的孙权,字仲谋,吴郡富春(今富阳)人,是吴国的开国皇帝。他在称帝前,曾随其兄孙策征战江东一带。孙策文有张昭、张温、秦松等人为谋士,武有周瑜、朱治、程普等人为将军,割据了江东广大地区。执掌汉室重权的曹操,曾表奏孙策为讨逆将军,封吴侯。建安五年(公元200年),孙策在山中狩猎时,被仇家、原吴郡太守许贡的家客以箭射中面额,从马上摔下。不久创裂而亡。
  孙策临终之前,曾对孙权说过:举江东之众,与天下抗衡。在战阵之间决机取胜,你不如我;举贤任能,使他们尽力竭力,以保江东,我不如你!你要好好干出一番事业!
  他又对身边的张昭等人说,当前,中原大乱,我东吴一带的人力、物力,依靠长江天堑为屏障,可以坐视成败,相机保住和扩大东吴势力;并要求他们辅佐其弟孙权。
  孙权继承其兄基业时,只有18岁。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0901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