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8年第2期
我的乡恋乡愁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8年05月04日   

□丁旭东

 

家是一个古老的话题,也是一个生动的词汇。每个人对她有着深深的牵挂,家就是亲人在的地方。我们的血脉连在一起,家是最温馨的港湾。

我的故乡在汀祖镇细屋李湾,小时候的家就在那里。那个时候家是如此的温暖,家乡的人也一直都那么友好。小时候,老家有着山坡、草地和小山,每天我都在山坡当中玩耍。躺在草坪上,时而进行幻想,时而看看蓝天,看看白云。每当妈妈喊我回家吃饭的时候,我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草坪。小时候家里的经济情况不好,父母亲整天都要去劳作。但是那个时候大家是幸福的,每天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那个时候我家里还养着几头猪,我每天做完作业就去地里把收拾好的猪草拿回家。那个时候的我每天回到家里的时候,都是一路小跑,头上都是汗珠。但是我是开心的,内心也是快乐的。家里每天都在操劳着,只是为了生活能过得好起来。伙伴们每天都在读书,那个时候感觉书本是好奇的,里面有着吸引人的事物。当我到了五年级的时候,家乡发生了变化。小的时候不懂得乡愁,只知道渴望着外面的世界,渴望到更加遥远的地方去,感受新的生活。小的时候我的成绩很好,只是很喜欢玩。尽管是那样,老师总是表扬我。上数学课的时候,总是点名叫我回答问题。我想爱玩是孩子的天性,孩子都有着对事物的好奇心。小的时候,总是渴望过年。过年的那几天是最快乐的时间,有着足够的时间玩。平常的时候都没有钱,过年的时候家里总是热闹,有着许多的人来玩。365个日日夜夜的奔波,年末岁初,才感受到过年的快乐,感受到生活的乐趣。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不觉人们的观念开始发生了变化,人们懂得把富余的农作物拿去换钱,人们赚钱的念头开始有了。大家都在思考着致富,学会去发财。我们小孩子也懂得把钓来的龙虾拿去换钱了,我跟在他们的后面拿跑路的费用。有的时候,我会帮伙伴去吆喝。于是有人要买龙虾的时候,他们就把龙虾进行交易。小孩子都懂得赚钱了,大人更是懂得思考赚钱。那个时候家乡里总是有人来勘测,来勘测矿产的。后来他们发现那里有着矿的,于是就开始挖矿。于是地下挖矿的设备到处都是,家乡的人们也到矿老板那里去工作。那个时候乡亲们都被赚钱蒙蔽了头脑,不懂得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道理。

我的父亲为了生活,也帮助矿老板挖矿。随着挖矿当中的设备下降了百米,下层的地质开始出现垮塌。家乡的房子的地基都开始出现松动,于是我家的房子开裂了一米多。这在当时,已经是危房了。于是我家开始搬迁,来到了汀祖镇。家乡的人们也开始了搬迁,他们都害怕自己的房屋会下沉会下降,后来村里大家都在拆迁。当然有的人家拆迁自己的房屋,是有着自己的打算的。他们有的希望自己的子孙有用,以后在外面去发展。这样搬迁到外地的时候,在城市当中生活发展得会更好。有的人家搬迁到了鄂城,有的人家搬家到了黄石。当然,每个人都在为自己家的未来做考虑。

后来跟我玩耍的伙伴,有三个考上了大学。他们的家虽然选择在丁坳,他们却在外面的更广的世界当中去打拼。现在一个在厦门打拼,去过自己未来的日子。另外的一个是去哈尔滨开始自己的学业,去读自己的研究生学历。还有一个在黄石上班,在车厂上班。他们都有着自己的选择,他们是我要好的伙伴。我想我在伙伴当中,是最没有出息的一个。他们都上了好的大学,而我没有上大学。他们是我羡慕的人,有着属于自己的生活。而我也在不断学习,不断写作,不断地奋斗。长大了,才慢慢懂得了乡愁,懂得了家的味道,知道有家的地方就有着自己的亲人。

如今我的故乡到处都是伤疤。一个好山好水的地方,有了很大的伤疤,却不能够很好地去愈合。即便伤口好了,可能巨大的伤疤依旧存在。曾经的痛和记忆,依旧在那里。家乡的恢复,没有几十年是不可能完成的。现在的家乡像是动了许多次大手术的样子。她的面目,已是伤痕累累。我们要想方设法拯救她,因为家的味道,依旧是我们内心最美好的回忆。

我如今的家在汀祖,但我不会忘记过去的老家。人只有懂得铭记历史,才知道奋斗。想起老家的变迁,我们只能紧跟时代的步伐铿锵前进。

这就是我的乡恋乡愁……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0904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