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8年第2期
难忘童年游戏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8年05月04日   

□夏桂芳

 

儿子一有空就抱着手机打他的游戏,好像这个世界与他无关一样。我想起我们小时候也玩游戏,但是从来没听到哪个大人说什么“这游戏影响视力,那游戏有什么辐射”之类的话。难不成我们当年的游戏比现在的安全?那么游戏到底是前进了还是后退了呢?

七零后和八零后的我们,小时候玩的游戏现在好像难以找到遗迹了。

作为女生,小时候我们最喜欢的游戏就是跳皮筋了。拿几毛钱到合作社里买上一米多的皮筋,顿时觉得自己就像个“地主”一样了,那感觉绝不亚于现在拥有一个平板电脑的感觉。有了皮筋揣在兜里,邀上三五好友,只等下课就飞出教室,一起跳起来。皮筋可以单着跳,两个人用手绾着站开;也可以两头系起来圈着跳,两个人把皮筋圈在腿上,形成一个椭圆。可以三个人轮着跳,谁“死”了别人再接着跳。也可以三个以上的人跳。可以分成两组,其中一组的人如果“死”了,组里其他的人可以“救”她,直至这一组所有的人都“死”了,再轮到下一组的人跳。有时跳的时候还有儿歌,“马兰开花一五六一五七,一八一九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听一遍就会了。跳的人和等的人一起唱,有时会有一些新的歌谣,有时也不用唱歌。

还有喜欢的游戏就是扔沙包。那时候随便拿上一块旧布,用针缝成一个四方块,往里面灌棉花就成了黑板擦(拿到学校去老师会表扬的);往里面灌沙就成了沙包。沙不要灌太多,多了砸起人来疼。也不能灌少了,否则沙包就飞不起来。一下了课,大家都冲到一个地方,用棍子在地上划出一个大方形,方形两边各站一个人,负责扔沙包,方形里面的人就躲,或是用手捉,捉住了就得分,躲过的人没有分,没躲过也没有捉住的人就减分。这样的游戏玩得很开心,同学们之间忘记了不快和纷争,很少相互吵架的。

我最喜欢的游戏还有抓石子。那时候的马路不是水泥的,都是石子铺的路。想抓石子了就到马路上去拣。大小合适溜溜圆的石子最好,大概二十颗左右就够了。五年级的孩子是大孩子了,手大了,一下手可以抓五个或是四个石子。抓的时候不能碰到其它的石子,否则就“死”了。那时候我经常抓赢,同学们不服气,男孩子也来参加。可是男孩子虽然手大,手的灵活性也差,协调性也差,不是这个子动了,就是抓掉了一颗,所以大部分时候还是我赢了。说来也奇怪,那时候一天到晚地在地上抓也没有觉得有多脏,要是搁在今天是万万不可能的,是要痛批的了。后来我们偶尔也在课桌上抓,不知道被老师批评过多少次了。

最常玩的游戏还有跳房子。我家门口有好多大树,十分荫凉。一到夏天我们就划好“房子”,猜完拳就开始跳。从第一格跳起,一直再跳到“天”,再慢慢地又跳回来,还要伴随着多种姿势和规则,男生和女生都可以跳。跳房子用的“杯”最多的时候就是用螺蛳壳串在一起,也有的是用一块小石头,或是用桔子皮串在一起也行。用脚带着“杯”安全地越过各个格子,是那些年我们最关心和热衷的事。

当然,还有踢毽子、下“成三棋”、“斗二十四”、下水沟捉鱼,抽藕条,童年的游戏太多了。不需要多少成本,也不会占用太多的时间。我们慢慢地在游戏中长大,学会了人与人之间的合作,学会了向自己的目标不懈地奋斗,也学会了任何游戏都有一定的规则,必须遵守规则才能进退。如今这些游戏好像已经渐行渐远了。今天的电子游戏大概不能给予我同样的感动罢。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0905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