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8年第2期
雨落长安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8年05月04日   

□张晓琴

 

那夜,唐朝的长安城如你所见,下起了如歌般的细雨。我、你、她披着雨衣,在华清池边观看了那场大型室外舞台剧——《长恨歌》。

白居易的《长恨歌》写于唐朝,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生死之恋在白某人妙笔生花中得以天长地久。我们仨则是芸芸众生中很普通的人,没有谁会为我们写什么,确实也是我们没有任何荡气回肠的故事可被他人所写。于是我决定,我为我们写。

我们仨是多年的同学,算算时间,居然相识了十八年!十八年,王宝钏等到了薛平贵,他们再续前缘。十八年后于我们,则是今天我们仨很纯粹的坐成一排,观看别人演绎着爱情。是的,仨。

剧情如果按照你所期待的那样,此刻你应该只和她来看这场演出的。然后在星光斑斓而或就在这样细雨绵绵的夜晚,她依偎着你,你环抱着她,你们一起细数着从前。可惜,没有。

我们仨是同学,我和她是室友。那时候的她有一张黝黑锃亮的脸,因而她的外号叫“黑猫警长”。凭着鲜明的个性和俊俏的外表,俘获了一批少男的心。骚年,你追求过她,在宿舍里引起一阵小骚动。

当年的你绝对是同学中的土豪+痴情者。除了送过玫瑰花给她,你还经常别出心裁的送着各种礼物。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你送给她两只小白兔,因为宿舍布局的问题,她只得将它们寄放在宿舍门边。当年,我就住在宿舍靠门的地方,动物身上特有的气味深深烙印在我的嗅觉记忆里,挥之不去。

她和你的故事最终未能丽影双双,好在你俩并没有因爱生恨,“生恨”的那个人是我。

大四那年,你凭借坚韧不拔的精神,辅修兼自学了计算机前沿技术,并在校园附近找到一个兼职网管的工作,每月工资是我们同期生活费的几倍!有一天下午放学,你邀请她去你打工的网吧玩通宵,她约我。那时QQ聊天软件刚刚流行,于是我欣然前往。

网吧里,我们和你打声招呼,你安顿我们坐好后,就去忙碌着。午夜1200,你亲手做了一碗蛋炒饭端给她吃。是的,有且只有一碗。我的心在滴血和咆哮着,那个谁!我和你是同学么?

她挺尴尬的,挑起一小勺的炒饭送到我嘴边,我一边享受着她难得的温柔,一边微笑的看着她露出嫌弃你的表情说:“他怎么这样呀?难怪我不喜欢他。”许多天后,一首歌诠释了这种境遇,可以说是代表你而唱:歌名是《我的眼里只有你》。

你追求了她两年,可惜都被她直接拒绝,无望的等待,你只有选择放弃。后来,你被外系的一个女生表白,你和那女生丽影双双出现在校园内外,她说他为你高兴,我觉得她是由衷的为你们高兴。2000年,我们毕业了。你和你的女友北上,她留在A市,我留在故土。她偶尔会从A市打来电话和我说起你的近况,我只是聆听者,在聆听中和你成了熟人。也因为曾替你上过一次计算机辅修课程,所以你辅修班的同学小飞见我一次就问你去了哪里?我就会把她告诉我的关于你的信息筛选出地址来,告诉小飞同学。过去的十八年,我的江湖本没有你,可是关于你的消息却在我的耳边飘来飘去。

回首各自经历的十八年,我们都只是红尘里的凡夫俗子,一直过着俗不可耐的日子。生活无须跌宕起伏,我们就已被过往伤得面目全非。我们把这些成长的经历唤作青春,用十八年的岁月来品味着人世间真实的情谊,不因得失而嫉恨。所以在漫长的十八年后,唐朝的长安城如你所见,下起了如歌般的细雨。我们仨还可以如此平静的坐在华清池边,观看那场大型室外舞台剧——《长恨歌》。

我们是路人甲乙丙,相邀着路过别人的爱情。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0906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