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8年第2期
多彩的童年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8年05月04日   

□艾有桂

 

童年是花开时节,在阳光雨露中绽放着千姿百态。时光飞逝,品花开花落,看云卷云舒,童年在记忆中已离我远去。又一个“六一”来临之际,我感慨万千,忽然感到自己已经步入了中老年,感觉长大是一种烦恼,长不大才真好.童年时期如同人类的初始,无需深入认识世界,无需去为工作、生活等问题劳累奔波,去扮演各种角色。

当走在街头、坐在公交车上,看到那高矮胖瘦的少男少女无忧嬉戏,忘乎所以;当驻足童装店门前,看到橱窗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公主裙;当在游乐场看见孩子们尝试玩着各种游乐玩具。心里羡慕不已,时代的变迁他们拥有了不一样的童年。

倒转时光,翻出童年的记忆晒一晒:大约从上小学三年级开始,母亲就要求我做力所能及的事情。母亲常说女孩子从小学做熟,长大了就不吃亏。我听母亲的话,经常做起抹桌子、扫地这些简单的事,桌子抹得干干净净、桌上的物品摆得整整齐齐。虽然有时因为柜脚、凳脚被忽视的地方没有打扫干净而被训斥,今天我要感谢母亲的严加管教,使我成为了一个勤劳好学、满满正能量的人。

童年的世界是多彩的世界。

春季到来的时候,一场春雨一个梦。守着一个严冬的困扰,春雨、春雷就是大家的期待。那万象更新的第一声春雷不但震惊了沉睡的大地,也催生了万物的复苏。

春雨过后,地面、丛生的杂草都被冲刷的清新干净,这时孩子们蠢蠢欲动,都各自提着竹篮到大堤上去寻觅一些能吃的东西,那个年代的食物可以放心的吃。

记得有一种叫地皮的菜,就是那种深绿色带黑的颜色,形状有些像泡开的黑木耳,大人小孩拿着篮子去捡,那一球球的,一捡就是一大把,不一会儿,就可以收获一篮子。拿回家后,得花很多时间,捻干净,一怕有土,二怕有杂草,捻干净后要反复洗,不然吃起来就感觉咯牙齿,小孩子吃下去说不定就拉肚子。我们从不缺这种菜吃,春雨过后就有。

江南的春天很短,眨眼就到了夏天。

每到夏天来临,我们便三五成群跟男孩一起野外去捅鸟窝,掏鸟蛋,捉蝈蝈。男孩子都喜欢把捉到的蝈蝈挽在裤脚里,坐在地头用草秸编成蝈笼,比谁的漂亮,谁捉到的蝈蝈爱叫,再将蝈蝈放进编好的笼子里,或者交给女孩子负责保管。中午天气热了大家就去沟里洗手洗脚,免不了身上会沾些泥巴。回到家里就要遭到父母的盘查质问,如果知道在外面玩水了就要挨打,因为他们不允许女孩子乱跑,更不能去河沟玩水,说我们不知深浅,很容易有危险发生,那时不懂事总是暗想哪有那么多危险。

秋天到了,天气凉了。我们在秋姑娘的拥护下捡那金黄的树叶做标签。在那金黄的田野里、草地上开心地捉蝴蝶,做游戏。上学的路上看见了许许多多金黄的树叶像蝴蝶一样随风飘动。黄色的树叶落到地上,像铺了一层层金黄的地毯。我们捡起那最漂亮的落叶夹在课本里,像标本一样有空就翻开欣赏。到了深秋,菊花仙子就穿上了五颜六色的衣裳,有紫红的、淡黄的、雪白的……各色的菊花在秋雨里频频点头,十分美丽!

冬天虽冷,但大家都快乐着喜欢过,下雪天是孩子们的最爱,尤其是初雪,软绵绵的,大家可以滚雪球,有时滚着滚着就走出很远,身后留下了两行小脚印,再滚一个小的把它放在大的上面,用树枝在小的雪球上面划上鼻子、眼睛和嘴巴,这样就做成个雪人,看到自己做的雪人,心里那个美啊!那些小男孩们有时拌起嘴来就以打雪仗一争高低,当玩够了下来鞋湿了,手套湿了,有时衣服也湿了,不好意思回家见父母了。回到家里就用竹篙把从屋檐下掉下来的几尺长的冰凌打下来当做冰糖吃。

童年,就是这样随着时光的推移成了记忆中一个最纯真的宝盒,里面有着没有污染的美好回忆。每当想起童年趣事,总有着深深地感触,我的童年是幸运的,它磨练了我坚强的意志,孕育了我开朗的性格。如今人成熟了,也变得世故了。有了太多的压力开始感到累了,想到童年的时光真好:那时每天单纯的走过人生的岁月,不必计较自己的美与丑,也不用着意刻画遮掩,不必在乎所谓人言,想怎么就怎么,无拘无束。

时光如梭,光阴似箭,辗转中我们惜别了快乐的童年,失去了美妙的少年,告别了希望的青年,进入了新时代奋进的中年。时光在我们的生活中只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叫做过去、叫做曾经的字词,而我只身其中,一路跌跌撞撞,风尘仆仆,一路走到现在,正努力地为着工作、生活奋斗着。工作之余的我,是一个淡淡的、简约的我,静谧处念想昔日的念想。独处时,看书、看别人行云流水的文字;伤感时,写日记、写自己的惆怅心事。

翻转记忆,童年那些往事,并不遥远,仍旧依稀可见,历历在目,也许会一直伴我到天涯海角,到儿孙绕膝,到慢慢老去....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0907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