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8年第2期
掏 乌 龟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8年05月04日   

□吴长海

 

四五十年前的乡下农村,鳖鱼乌龟特别多。

乌龟这东西怪怪的,每到生产季节,它们一般都到山上产卵孵崽。乌龟产卵前,会把土刨开,刨一个小小的洞穴再产卵。卵产完后,就盖上一些松软软的新土。然后自己就守护在旁边,等到小乌龟破壳出来后再把它们带到水里去。所以我们上山砍柴或是采蘑菇时,经常看到大乌龟。

乌龟上山产卵后,会有一股浓浓的乌龟特有的骚味儿,随风一吹,远远的就能闻到。有一回,我和云姐胖姐上山采蘑菇,我突然闻到了一股浓骚味,感到十分奇怪,我想,这山上怎么会有这种怪味儿呢?“这是什么味儿呵?真难闻!”我掩住鼻子说。

云姐听了我的话,来到我跟前,笑了笑说:“我道是什么稀奇事,这是乌龟味呀!”“乌龟怎么爬到山上来了呀?”我十分奇怪地问。“你呀,真是见识少!”胖姐说话最刻薄了,“连这个都不懂,乌龟是在山上下蛋孵崽呢!”“什么,乌龟还下蛋呀?它怎么不是直接落崽呢?”“说你见识少就是见识少!”胖姐接着说“这你就不懂了,蛇也好,鳖也好,乌龟也好,它们都是先下蛋后孵崽。这跟鸡鸭一样,而不是跟猪狗猫一样直接落崽。听清楚了吗?”我“哦”了一声,心里非常佩服云姐和胖姐。

“那我们去捉这只乌龟吧?捉回去杀了吃。”

“孵崽的乌龟不能捉,更不能杀了吃!杀了孵崽的大乌龟,那小乌龟还怎么活呀?”云姐和胖姐异口同声地说。

后来,我和云姐胖姐沿着有乌龟味的地方找,果然在一个小土坑里找到了那只下蛋孵崽的大乌龟,只见它趴小土坑里一动也不动,一双小眼睛警惕地望着我们,但我们谁也没有捉它。

乌龟是在水里生长的动物,除了只在山上产卵孵崽外,其余时间都是生活在水塘水田或是水沟里。尤其在水沟边的土洞里最为常见。我们村有一条大垄,垄里有80多亩水田,水田两边都是两米多高的田坑,田坑下面是水沟,水沟里长年四季都有活水流动,这样的环境特别适合乌龟的觅食和生长。所以,水沟边有不少大大小小的乌龟洞。平时,乌龟们都是躲藏在洞里的,除了晚上觅食,白天一般很少出来。

那年放暑假,梅叔约我去掏乌龟,问我去不去。“掏乌龟?掏乌龟是干什么呀!”“掏乌龟就是把洞里的乌龟掏出来。很好玩的,去不去?”“当然去。”我应道。我因为从来没有掏过乌龟,觉得很新鲜,根本没考虑就答应了梅叔。“去就搞快点,我在外面等你。”梅叔说。“好的!”我说罢连忙放下作业本,背着夹箩与梅叔一块走了。

“掏乌龟时一定要注意点!”父亲见我猴急着出门,就交待说,“乌龟洞里有蛇,千万别让蛇咬了,那可不少闹着玩的!”

“什么?”我大吃一惊,“乌龟洞里还有蛇呀!”

“有蛇,但蛇在洞里。”梅叔说,“不要怕,你只到岸上等我就行了,放心吧!我在下面水沟里掏乌龟,蛇绝对咬不着你。”

我虽然答应一声“好的”,但心里还是在打颤鼓。

梅叔扛着掏乌龟用的掏钩,那掏钩有6尺多长,掏钩上有一个5寸多长的铁钩子,紧紧套在这根5尺多长的木棍上。梅叔说:“看到没有,掏钩这么长,洞里即使有蛇也不必怕!”梅叔这一说,我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

我和梅叔来到田坑边的水沟,看到了一个大乌龟洞。梅叔弯下腰将掏钩伸到洞里掏了两下,停了停,又掏了两下,然后抽出掏钩,用耳朵贴近洞边仔细地听。

“嗨!洞里肯定有大乌龟。”梅叔说,“刚才掏到乌龟了,你听,里面有乌龟和乌龟的撞击声,听到没有?”

我学着梅叔的样子,下到水沟,弯腰趴在洞边侧耳一听,真的,洞里的确有乌龟壳的磕碰声。

“你把夹箩提好,”梅叔交代我,“站在上面不要下来,我捉了乌龟你就装进夹箩里。好不好?”“好!”只见梅叔不慌不忙,把衣袖向上卷了卷,裤脚提了提,然后将掏钩又伸进洞里。

梅叔将掏钩尽量伸到乌龟洞里的最深处,猛力连掏几下,不一会儿,一只大乌龟就被梅叔掏了出来。他捉住乌龟,一扬手,我连忙接住装进了夹箩。

紧接着,梅叔又开始掏乌龟了……

这时,一条一米多长的黑蛇从洞里飞溜出来,梅叔急忙丢掉掏钩,往旁边快速一闪。

我见了这么大的一条蛇,吓得脸都白了,双腿不住地打颤。

“不要怕,是条黑风骚蛇,这种蛇长期与乌龟为伍,龟蛇一家呢,没有毒的。”梅叔说。

梅叔接着又去掏乌龟,在这个洞里,前后共掏出十几只大大小小的乌龟。梅叔给了我三只大乌龟,我拿回家后,父母都不舍得杀了吃。父亲说:“乌龟特别善良,我们不能作恶,捉了也只能放生。”后来,父亲就在这三只大乌龟的壳上刻上了几个字:XXX日放生。然后刻上自己和我的名字。

最奇怪的是,过了几年后,我在家门口的水田里插田时,还捉到过其中的一只大乌龟。乌龟壳上的字迹还清晰可见,我将乌龟放在水缸里养了几天后,仍然还是将它放生了。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0910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