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8年第2期
新诗沙龙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8年05月04日   

五月八日的独喻(外四首)

□王征珂

 

五月是奇思异想的时节

翘摇花像一个患上了多动症的天使

绽放在青翠欲滴的翠柳村

 

我打开本命年的眼帘

一朵叫喳喳的翘摇花儿

燃烧着我的耳朵、脸庞和心脏

在我的本命年里,越烧越旺

 

哦,翘摇花儿,我心中的独喻

——你是吉日的仙女、野性的新娘

——你是白色的火焰、汹涌的海洋

 

翠柳村的喜鹊

 

农历三月十四,翠柳村的喜鹊

嘴里吐出一串欢愉、温热的火焰

点燃苦巴巴的我和冷血动物

 

在喜鹊的鸣叫声中

枯黄的野草,长出了春天的青油

老气横秋的人,仿佛返老还童

 

我迷信上翠柳村的这只喜鹊

我迷上它灰突突的素面

而不是浓妆艳抹

 

我迷上它嗓音里朴素的人情味

而不是捏着鼻子、拿腔作调

 

我迷上它春天里活蹦乱跳的真身

而不是一团死气、一具僵尸

 

噢,我迷信上这只拟人化的喜鹊

“鸟鸦说话,它是乌鸦”

“喜鹊说话,它是喜鹊”

 

必修课

 

他们的七嘴八舌

惊飞了梧桐树上的鸟雀

把山顶上的太阳

推到了黄昏旳山脚

 

乌漆抹黑的夜色中,传来了

一位年轻母亲思想的电火

和脱口而出的警句——

“咳嗽绝不等于肺结核

想当然绝不等于科学”

 

发发烧,感感冒,打打喷嚏

是每个孩子成长道路上的

必修课

 

投篮记

 

在空荡荡的篮球场上

笨手笨脚的我,心急火燎

练习远距离投篮

 

又圆又空的篮框,像一个

令人眼馋的诱饵,一次次

诱惑我,拒绝我

 

当我最后一次,奋力投篮

篮球,撞到篮板上

反弹回来,狠狠敲打着

我那愚蠢透顶的脑壳

 

我仿佛听见篮球

在“咚咚、咚咚”说话

向我发出严厉的警告——

“心浮气躁之人,物极必反”

 

未老先衰的人

 

那未老先衰的人

眉头紧锁,心事重重

 

像一个筛筛神,筛糠似的

颤抖着四肢,慌乱了心神

 

像一个歪歪神

急急吼吼,叽叽歪歪

他暴躁,仿佛吓人的雷霆和闪电

 

像一个焉焉神呵——

焉头焉脑,无精打采

焉巴成霜打的黑茄子

 

而在很多年以前

一个无忧少年,唇红齿白

总是发出咯咯神的笑声

 

  录(外四首)

□杨章池

 

脂肪粒又增了几颗:我不见容于

自身的部分,多于我从人群中的脱落。

余下疲软,是一条从闸阀螺纹口扯出的

生料带。

 

节日好!老友来自海边发来

海鸥一样的笑,让父亲在斜坡上搭起的

药梯子,抖得更狠了:

黄昏从眼中流出,滴到足尖。

 

而母亲逆行。她拧着一床

厚如时代的被套:

向日葵颤动,灿烂无边

她和她的右腿,都已无能为力。

 

月饼过后,舌尖的苹果味一点点

发散。低语在客厅游走

仍是好时辰:坐定后我们的神情

活泼得像上个世纪。

 

桂花香漫无边际,而槐树

高得要摆脱人间。

我曾野心过大,现在安静如蚁

你曾姹紫嫣红,现在粗布棉衣。

 

  

 

被河南口音反复拍打的这团面

在所有动作停止时微微抽搐

油、水和芝麻一点点说服它

变大,变薄,变成鞋底

 

一炉火呼之欲出,将它

一把抹进炉膛:粗鲁如泥瓦匠。

渐渐起泡,油滴沁进炉壁,发出轻响:

“我对自己还不够狠”

 

热气泛起,用形而上之香结束

炙烤,它的位置让给下一个。

用火钳铲出,一递一接之间

都有“舍身”的味道

 

超越咸和辣,它有恒常的

野心:用一种味道统治我40

今天中午,我聊以裹腹的这块面食横跨过

公安老吴,戴袖套的王师傅,说:

 

没有外省,只有

新江口镇民主路的哑巴婆婆……

 

  

 

爬上桌,再踮起脚,才能够着柜顶:

褐色玻璃瓶,有的没开封,有的

所剩无几。旋开瓶盖,抠出几颗

舌尖轻舔,用力吸吮,以判断该不该

一口咬下去。

 

带有“肝”字的,苦,吐掉

带有“肾”字的,涩,吐掉

甘草,腥咸,吐掉

黄安,银翘,光滑的糖衣里

是遮住窗棂的,世界的昏厥。

 

一次次,脚步由远而近

我囫囵吞下过众多药丸

也曾将整个瓶子扔到床底。

为逃开那病人的责打,我从

高高的桌上一跃而下就此消失

 

40年后,乘法口诀还没失效

持怀疑论的颗粒们激射如弹,以齿尖

灼热,驱散周身寒冷。

酵母片从未远离,它带有父亲那

百感交集的糯香。

 

  

 

地上樱花,瓣瓣横陈如

骨缝里的痒。

鸟声左一下右一下

安慰着,不时走神。

疾驰的车和疾行的人

坚定朝向远方。

“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

擦身而过的女人瞟过一眼又仓皇避开:

我不自觉唱出声的歌

击中了她

让她红脸,并晃了一下。

 

  

 

机械在远方隆隆又是一夜

它们从未停止但刚被我听见。

铁锹碰擦水泥地面,声音细微:

在环卫工欲言又止的黎明

萦绕多年的问题,突然有了答案。

《雨的记忆》从钢琴房迸出,像泪水

少儿舞蹈班也饱含经久旧时光。

 

轮船出港,鸣笛唤故人

掌声也起,布谷鸟盘旋

父亲扔掉拐杖,蘸水笔

在轮廓渐明的广场划出正楷

温情稀薄而自由多么可贵:

他被年代压扁的脸,

在一百种光中找到了自己的光。

 

手执芦花的人,与暮色归隐(外三首)

□杨启灵

 

风越来越细。水岸

手执芦花的人,轻轻一摇

摇出白色飘零

 

夕阳下沉

金缕褪去。湖水辽阔无声

如卸鳞的鱼,裸露呼吸

 

回声弱了

冬的爪痕,淡若荒草

一寸一寸,松开厚实的土地

 

手执芦花的人

与暮色归隐

 

云天在上

 

天气晴好。辽阔水域

漫出大片的云朵

仿佛伸手可及

 

栈桥拥挤

迷恋的人,来来往往

用快门取证

 

云天在上

伸入水域的栈桥

不过是虚妄之念

 

若可以,我更愿

在风雨来临时,摇舟

打捞浮萍上岸

 

扶起,飘摇的苇草

 

落在对岸的白雪

 

这里的曼珠沙华开满了整个北岸

默,我依旧如初来到这条河流旁

像一只候鸟离开前最后的观望

 

对岸的芒草已长势很高

眼前的河流缓缓流向野麦田、白桦林和黑土地

如果河流是树根流下的泪

那两岸隔离的土壤必已交融

 

大雪忘了上个冬天留在河流里的秘密

一些北风,顺着教堂的钟声飘向原野

一些叶子,已褪去色彩,没有声音

 

一个人,面对着,落在对岸的白雪

纷纷扬扬。像冬天里最远也最近的爱情

 

   

 

四周的丛林,将我与纷扰的外界隔绝

眼前是一条青石路。迂回向上

松林和石头是简单的,飞鸟也是简单的

我深知这样的安静是一份礼物

我开始放下一些心事和执着

我要变得简单,像这一场大雪

白,就彻彻底底。

 

往上,紫金山上的积雪越来越厚

空旷且纯净。这个世界把最好的风景留在山顶

山下的人,还在期待另一场大雪的到来

而我,缓缓下山,心中雪花已漫天飞舞

 

 

涂镇故事 (外一首)

□陈绪保

 

翻开涂镇这部大书

你就翻开了沈从文的湘西世界

水诵清亮的诗篇

山吟色彩斑斓的故事

才进樱花园

又到蓝莓基地

竹海翘首期待

故事连着故事,一个一个

且听下回分解

 

我是涂镇秋天的访客

从与一只落单的鸟儿做朋友开始

绿浪中探出头来

一身红衣的树,怎能忽略

一条蛇,林荫路上

舞步如此曼妙

格桑花为它伴舞

那些白墙黑瓦的村落呢

他们世外桃源一般

鸡鸣狗吠,炊烟袅袅

 

太多的“包袱”

太多的隐秘

春夏秋冬,等我

等我走到季节的门前

才能一一抖开

 

徐桥,1939

 

从徐桥出发

沿港而下

一树红叶

鸭群安详

鱼儿穿梭

关于秋季的全部意义

在沙嘴的出湖口

一下子变得博大精深

 

我很关注一只退役的渔船

连同他一起晒太阳的

有一辆车,一顶帐篷

出湖口的岸边,渔船昭示我

行程并没有结束

 

风,搅乱了

浮标的专注

渔船侧耳谛听

子弹在飞

徐桥,日寇鬼哭狼嚎

梁子湖抗日大队,战旗猎猎

梁子湖志云

徐桥伏击战,1939

完胜

 

春天,给自己写一个故事(外一首)

□邓 

 

春天,我想给自己写一个故事

一个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的故事

 

听说雨要来,我搁下纸笔

挽留了一屋子安静,窗户不开

三月五号离家出走的小鸡仔

多半是正流浪在后山

也许他还会遇见

那只白色的兔子,灰色的仓鼠

他们都是故人,失散人间

 

如果山林里真有龙猫

我期待我的仓库底下住着,借物小人的故事

 

风走了,雨敲开我的窗子

白色的花苞落地

像一个个句号

纯真得像个孩子

蹦蹦跳跳

他说他要收藏所有的故事

让每一个不告而别有一个结尾

他忘了,他自己已经离开枝头的伤悲

 

老头子挖出新泥的笋,宝贝一样囤积居奇

可我在怀念一池塘的风景,想看雨中残荷

舅舅门前有一片芭蕉树

十岁的我已经懂得相思

没有看完的连环画,残缺了半个童年

三十岁买回来三十本,再也没有翻开

 

小溪里捡回来一堆小蝌蚪一样的鹅卵石

小玻璃瓶中的红砖头摇了一万次了

红砖头还是没有变成真的鹅卵石

这是我迷信课本最傻的一次

 

我想在春天搭一棵葡萄架

看她的果实从早到晚

我会让葡萄藤伸进我的窗子

每个午后都互相陪伴

 

细雨如丝

两只小鸟在我窗前不期而遇

连他们也读懂了宋人的词句

双双归来

我想邀请他们进来,因为

我已经忘记故事的结尾

一如我早已不记得开头

我还有一地的句号

可是被那个孩子抢去

我怕他哭,怕他收不齐所有的故事

更怕他想起,原来他已经离开枝头

 

春天,我给自己写了一个故事

一个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的故事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小和尚

从前的夜晚总是同样的故事,流传

从前的时光总是走得呀很慢,很慢

 

小孩子蹦跳在竹床

地上撒落月光

童年逐着童年的影子

并肩躺在草垛上

摇一把蒲扇

惊起夜凉如水

满天星斗繁忙

迷路的萤火虫钻进了蚊帐

 

整晚整晚,一个夏天

不惊不扰,热热闹闹

从前

以前

 

 

   (外一首)

□陈文伟

 

几片落叶

在风中的黄昏翻飞

寻觅梦的出口

这个寒冬天的寒冷

呼唤一场雪的

柔情……

 

大自然的眼光

正在描述冬天的风姿绰约

那一块巨石,深情地

仰望,夕阳西沉

 

江水沉静,在清寂里

越陷越深

华严塔亮起了灯光

我听见,崇仁寺内钟声悠远

木鱼游出尘世

 

窗外的雨

 

那天,窗外下起了大雨

妻子忙着收衣服

鸟儿从窗前匆匆飞过,偶尔

有几只又折了回去

 

阳台上的海棠红红的,仿佛

红过辣椒的一生

时日缓慢,雨水越来越大

雨阳棚成了瀑布

 

寮然间,想起了山村

清泉与溪流

如果是晴天

站在窗口

便可以看见故乡上空的云

 

家乡的月亮

□周红兵

 

湖堤上,苦楝树

结满了金色的果子

狗尾巴草仍是春天般

精神 湖天一色的远处

传来若隐若现的童谣

似外婆的声音也像妈妈的

呼唤——

我一路狂奔,大步向前

从徐家桥头的武昌鱼小镇

到沙咀、雷咀

我追着蓝色天幕里

飘荡的白云

学着梁湖湿地飞翔的白鹤

从万秀村的祠堂

到村口广场

我抚摸着桑葚百年的沧桑

小心拼凑着儿时的记忆

在那口深遂的古井,我打捞出

心中遗失多年的月亮

 

秋之絮语

□徐杏红

 

秋风 翻阅沿途的风景

一路找寻深埋心底的往事

哗哗的枫叶

是夏天写给冬天的信

被秋风一一撕开

萌动了草丛深处备冬的蝉

 

湖面波光粼粼

碧绿如玉

增添了浮云的色彩

金黄的丛林

跳动的火焰

勾勒出诸多的过往

 

一口井的张望

祖辈的风骨

山里人的投影

时间 随飘飞的视线

把一缕坚韧

书写在梅子的花瓣上

 

幸福的烟囱在秋日下絮语

婀娜的身影

在秋光的侍弄下

拨动了心底的那根弦

 

一只南飞的雁

振翅一飞

把天空摩擦得滚烫

 

心如桃花,在涂镇湖等你

□李细火

 

想到雪域高原。蓝天,白云,牛羊

和牧人

消遥而来,天地洁

不再担心声音成霜,一眼便有

唐诗汉服

 

沐浴一步一从容的暖阳,目光过徐桥

顺着水

有乌篷船,长出新漆,用桃花的样子

送给水宁静。在等

 

而芡实,在等远亲

去人间湿气。就都轻轻地绕过

远近随意

看湿地阳光

借浅水和草,孵着沉寂多年的友情

 

秋叶,摇响一湖瘦水

□谢俊军

 

远方的岸

漂浮在梦幻中

秋叶 摇响

一湖瘦水

惊飞的野鸭

笨笨地掠水荡波

 

踩着梁湖的一支触角

用眼光轻轻抚摸

那水天一色

梦一样的水乡

此刻 远处

轻云不动 蓝天未老

 

一根稻草绳似的长堤

悠悠伸向远方

湖中青山倒映 白鹭呆立

捆住的山脚

牵引着远方客人的心

 

徐桥还在静立

枫叶已飘红

沙嘴尖的黄牛

喊歪了

湖中几根水草

湖边钓客的鱼钩上扭动着

一条贪嘴的鳊鱼

惹得低头的枯荷

咯咯直笑

 

与一湖水,促膝长谈

□刘红艳

 

无需文字述说

也不用情怀装点

晨曦投来一缕金光

充当了涂镇湖的画笔

 

从徐家桥头出发

画舫便与碧波相拥互动

几只水鸟扔下一串浪花

省略满湖神话

鱼和钓钩在玩着跷跷板

炊烟与笑声一道漫出农家小院

 

风,牵来一朵祥云

与蓝天擦出火花

万秀村口的桑葚树

用一枚黄叶刷新童年旧照

古井里的月亮

忧愁中,缺了又圆

 

借一湖涟漪

去安抚岁月倥偬

这里,梦在放飞

一群脱缰的牛在湖堤上

迎风奔跑

 

假如我得了老年痴呆

□毛慧梅

 

假如我得了老年痴呆

你会不会原谅我

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不足

包括

我怎么就不认识了你

 

或许

我也苦恼

走着走着

怎么就进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模式

我使劲翻阅从前

从前在哪里

我或许已不是我

你也不是你

我的遗忘和你的记得

不知道成不成正比

 

和这个世界的交情

转入另一种痴心

 

你可知道

愈是珍惜

愈是空白

被捉弄的现实

是一桩囧事

 

渐渐

颠覆一切

不知所以

于你

不知道还有什么意义

 

如果

我得了老年痴呆

我不再由我

有时糊涂

有时清醒

 

   

□刘 

 

做一棵乌柏也很好

在深秋,在湖畔

举起红色焰火

一枚枚心脏搏动于秋风中

 

他把火红的身影映入蓝镜

白鹭双翅掠过

不曾掀起一丝涟漪

他安营扎塞,随遇而安

 

我终究成不了这棵乌桕

最多如一顶帐篷

是匆匆过客,短暂停留

在不断探寻的下一处风景中

时光呼啸,梦影淹没

 

做不了这棵乌桕也好

在湖畔,也可以做

一叶舟,一株草或一朵花

坚守,从此也

闪耀着同样的光

 

□刘一聪

 

梦里

我看见了夏日的雪

我看见了泥人在游泳

我看见了孔雀在跳探戈

 

我看见了鱼长出了翅膀

这次它在天空中与白云相遇

它说

我想吻吻你

 

我看见了鸟长出了鳃

它潜入海里寻到了鲸

它说

这次我终于找到了你

 

我看见了大象在跟老鼠说悄悄话

它说

我喜欢你

 

我在梦里遇你

你对我笑得不真切

我说

我想抱抱你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0914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