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8年第2期
冬 至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8年05月04日   
冬  至
  □黄汉昌
  一
  眼看到了下班时间,陈发群收拾完东西,拿过提包,正准备离开办公室,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他对电话铃声特别敏感。这是他在办公室工作以来养成的习惯。因为,很多时候是领导打来的,领导有工作要交办,耽误不得。于是他忙转身来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听筒,还未贴在耳朵上,便听到清脆的女人声音:"陈大主任,下班了吗?"
  "哟,是王总?"
  王总每次喊他时,总是加了个"大"字,即陈大主任。她之所以这样称呼,主要是表示他们关系很好。
  这位女老总名叫王丹,是他们凤兰县政府宾馆总经理。她不仅人长得漂亮,衣着时尚,气质高雅,办事也很精明。这一点,让陈发群十分欣赏。
  "我刚要出门呢。"陈发群笑着说:"王总,有什么事吗?"
  陈发群这样问,也许是他们之间来往形成的习惯。这些年来,王丹经常有事委托他去办,陈发群都很及时给办了。因此,她曾经开玩笑似的说过,将来要好好地为大主任发工资。
  而陈发群只是笑笑而已,她怎么会给自己发工资呢?
  王丹听了陈发群的话,高兴地说:"正好,我有两三个同学,请领导帮我陪客呢?"
  陈发群听了,不禁大笑起来:"王总高抬了,我算哪门子领导?"
  王丹听了,不禁笑了起来:"陈主任,别谦虚了。前天你在全县民营企业主会上那个讲话,哟,那风度,活脱脱的大领导!不,我看是方县长第二!"王丹说完,又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她笑声中还按了两下汽车喇叭,说,"我在楼下等着你了!"
  转眼,便是金秋十月的月尾,气温降低得很快。陈发群从电梯里走出来,走出县委会办公大楼,便感到了几分寒意,他把脖上的领带拉了拉。
  办公大楼门前停了不少车,当陈发群正四处打量时,王丹已经看到了他,便把手从车窗里伸出来向他示意。
  眼尖的陈发群一下发现了她,于是向她的车走去。王丹为他打开车门,陈发群带着一股寒意,一脚踏进小车里。
  王丹发动车,陈发群以为是去她们凤兰县宾馆,但发觉车的路向不对,于是问:"王总,你这是去哪里?"
  "武汉。"
  "武汉?"陈发群不觉大吃一惊,说:"你不是说来了几位同学吗,怎么去武汉?"
  "是的,我在武汉请同学们。"王丹说。
  陈发群听了,倒抽了一口凉气。他每天总是按时下班回家,如果是去武汉,回来肯定很晚了。于是为难地:"这……"
  "明天是星期六休息,今晚玩晚点没有关系吧?"
  啊,这下提醒了陈发群,今晚回家可能有些晚。是的,明天休息,回晚点应该问题不大。可是,他下班没有按时回家,老婆会等的。
  这些年来,陈发群只要不能按时回家,便要和家里打个电话,并说明不能回家的原因。
  这样日子久了,已经成为他的习惯。
  王丹当然知道陈发群的生活习惯,便笑道:"晚上按时回家,这可是好男人啊。"
  陈发群听了王丹的话,笑着问:"大老总这话,你这是褒还是贬?"
  王丹也笑了,说:"你这大领导,谁敢贬啊。现在的男人,晚上能窝炕头的确实不多。"
  陈发群说着,给老婆杨宛覃打电话,说晚上有事,不回家吃饭。打完电话,小车上了高速公路。车像脱缰的马,往前飞驰着。
  王丹看上去挺文静,没想到开车却很疯狂,不到二十分钟,车便下了高速公路,来到武昌新城区一家豪华酒店。他们刚下车,便被早在那里等他们的同学围了上来。见王丹身边有一位帅哥,便故作惊讶地喊了起来:"丹丹,你老公好帅啊!"
  王丹笑道:"张兰,我哪有这福分啊,这是我们的领导陈大主任。"
  张兰见王丹这么一说,忙伸了伸舌头。她这么一怪相,搞得大家都笑了起来。这下让陈发群有点不好意思。他抱拳拱手说道:"不好意思,办事员。"
  虽是进入初冬,气温已经降了下来,但省城这些女人,仍是打扮得花枝招展,让陈发群眼花缭乱。
  面对这些时尚女人,陈发群那种欲看又罢的心情,王丹早看在眼里。她笑着说:"陈大主任,这些都是我的同学,我来向你介绍吧。"于是首先介绍张兰,当她话未出口,旁边快嘴杨晴抢过话题说:"她姓张,名为狐狸精。"
  杨晴的一句话,把大家都逗得大笑起来。
  狐狸精?这虽是开玩笑,但也是女人最忌讳的语言。谁知张兰听了这话,不知怎么冒出了一句:"我哪敢跟你比呀,你这杨胖子,早是大唐皇帝的老婆,美女杨贵妃呢。"
  杨晴听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得意地用古代女子行礼的方式行了个礼:"本妃宠幸这个大酒店,这厢有礼了。"
  当杨晴这么一折腾,大家笑得喘不过气来。
  他们说着,走进酒店,身着紫色旗袍的服务小姐把他们领到三楼的"海棠"间。由于开着暖气,里面的温度较高,大家走进包间,纷纷脱下外套后,才开始落坐。一位叫童春的男同学建议,让陈发群在王丹旁边坐。谁知王丹拉过张兰,说:"就让她张兰陪吧,美女配帅哥啊。"
  王丹这样说,正好杨晴插上话了:"谁是美女?只有你王丹!你不仅迷倒陈主任,恐怕连县长都被你迷住了!"
  谁知杨晴的话让王丹生气了:"你这胖子不要乱讲啊,我们县长喜欢吃肥肉,你才正好!"
  "好了好了,"这时有位和事佬说:"就按王总的意见,陈主任坐在张兰身旁。"
  这一建议引起大家鼓掌。这时,陈发群感觉到了张兰那迷人的眼光已经投向了自己,而他却半天不好意思坐下来。不知谁说:"陈主任被大美女张兰战胜了,现在好像难为情。"
  "男人见女人,不好意思,其实就是有意思。"
  又一个女同学笑着说:"人家害怕被狐狸精迷住了呗。"
  张兰这下被说红了脸,不知怎么回敬那位女同学。
  这时,王丹出来替张兰救阵:"好了,别闹了,陈主任,你就在这里面坐吧,该上菜了。"
  王丹的这些同学中,只有张兰年龄最小。因张兰的姐姐与他们是同学,不幸的姐姐患病时,多是张兰与他们联系,于是便走进了姐姐朋友圈。不过,王丹与她的感情最好,一见面便"姐姐"、"姐姐"叫得格外亲。
  当陈发群在张兰身边坐下来时,很快闻到一股清香,淡淡的,沁人心脾。他仔细搜索这清香的来源,不知是左边的王丹还是右边的张兰。不过,他与王丹接触多,从没有闻到这种香味。那么必定是张兰无疑。
  她这是用的什么香膏?闻到后让人浑身骚动?陈发群心里还在琢磨着。这时上了几道菜了,那位大个子童春早已举起杯,共同碰起杯来。
  陈发群因思想开岔,抢着站起来碰杯时,因没站稳,酒杯里荡出了点酒,溅在张兰身上。于是童春要罚陈发群的酒,还要让张兰陪罚。
  张兰本来不会喝酒,现在要她陪罚,忙说:"我不会喝酒。"
  可是,全桌不同意。这时,陈发群站起来说:"第一次和大家喝酒,有不到之处,请大家包涵。不过,这位童大哥说罚,小弟有错,不敢不罚。不过要张兰陪罚,我觉得没道理,人家本来是受害者嘛。要不,两杯让我一起喝了吧。"
  "怎么能让你代罚呢?"另一个女同学不依。她向陈发群说:"如果你要代她罚酒,只要你能说出和她是什么关系,我们才同意。"
  在桌上的都知道张兰文静的性格,不善于这样闹,因此想以此难住她。
  这样一来,人们更带劲了,非要陈发群说出他和张兰的关系。
  陈发群为了让张兰不扯进来,尽力说服大家:"既然张兰和王总是同学,也是算我的同学。行了吧?"
  "不行!"童春说:"如果说是你的红颜知己可以。"
  陈发群觉得红颜知己,这样怎么行呢?他难以接受。于是又要找理由说服大家,可是,没想到张兰站起来说:"我喝行吧!"
  张兰的举动,让桌上所有的人感到意外,桌上几乎定格了几秒钟。还是童春第一个反应过来,摇着头说:"不行,你要喝的话,就承认是陈主任的红颜知己了。"
  "好,我和陈主任是红颜知己!"
  今日是怎么啦,一向说话不多的张兰,今天怎么这样大方?这些闹惯了的同学们,你越大方,他们越是会闹。于是建议,既然红颜知己,这杯酒当然要喝交杯。
  如果是交杯,多是情侣之间才会这样。这下陈发群马上反应过来:"不行不行。"
  正当陈发群还在解说之际,张兰"嚯"地站起来,说:"不就是交杯吗?陈主任,我交!"
  陈发群还是觉得不妥,继续解释着。这时,王丹大大方方地说:"不就是闹着玩吗,何必这样当真?陈主任,既然张兰都同意了,你还解释个什么!"
  可是,陈发群还是感到难为情,另一个女生说:"陈主任,你是当领导的,怎么不如一个女人?交!"
  "是的,交!"
  "喝交杯!"
  在一片喝声中,陈发群感到没有退路了。他看了看王丹,希望她能救阵。谁知王丹也说:"喝交杯!"
  现在,陈发群真的没有一点退路了。于是手腕一硬,举过酒杯;"好,我喝!"
  陈发群的话音一落,桌上顿时响起一片掌声。
  当陈发群将手从张兰手腕中穿过来时,他闻到一股浓浓的清香,几乎让他晕眩。他使劲地眨了眨眼,让自己镇定下来,才一口将杯中的酒喝个净光。
  酒算是闹过去了,可是张兰身上沁出的香味,让陈发群琢磨不透。女人喜欢在自己身上洒点香水,这是正常的。可是他觉得张兰的香味不是从衣服上散发出来的。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0916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