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8年第4期
沉沉甜香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8年09月17日   
 

□罗子宜

 

我素来是喜欢吃糖的。

甜甜的,是开心愉悦的味道。

糖人最甚。

幼时每每上学,便啼哭不已,然后上学路上便会获得一个糖人,却是在学校没到之前,便吃的精光。

总是在一个年迈慈祥的奶奶那里买的糖人,但是也有的时候买不到,因为她是常年挑着担子走街串巷,边走边敲着锣卖,所以有时候出门晚了,误了时间,便买不了糖人!故而我往往为此而与那位奶奶在心中置气一天,直到第二天糖人到手才笑逐颜开。

她的糖人花样极多,且栩栩如生,有戏曲人物,吉祥寓意花果,飞禽走兽等。我到手后往往舍不得吃,非要捧在眼前细细观赏一番,才肯下嘴,之后便是满嘴黏糊。味道也是极为纯正好吃的!有时还会有额外调料,芝麻的香气混入其中,咬一口便是甜滋滋的愉悦,甜而不腻,沁人心脾的甜香。

糖人的历史十分悠久,据说宋代就开始流行了,时称“戏曲糖果”,也可叫“糖画”。那时的卖糖人也是挑着个担子,伴随着叮叮咣咣的敲打声,徐徐而来,于是一些嘴馋的小孩便亦步亦趋的跟着他走,眼巴巴的望着卖糖人肩头的担子。担子的一头是加热用的炉具,另一头则是糖料与工具。糖料是由蔗糖和麦芽糖加热调制而成,也有的只是麦芽糖熔了之后的糖稀,本色为棕黄色。制作时火候是关键,过热则太稀易变形,过冷则又会太硬无法塑形。制作的工具却只有两样,一样是汤勺,另一样则是小铲刀。手艺人用汤勺舀出糖稀,在石板上飞快的浇筑,组成一幅图案出来,随即用铲刀将糖人铲起,压入竹签,稍加冷却后便可以吃了。可别看过程简单,这可是极具挑战的手艺活。糖稀的拔丝多,稍不注意便是糊了一处,同时舀糖稀时也要快、准、狠,过慢会凝结,导致无法塑形,不准则会画不出想要的糖画。同时,你本人也要有很高的艺术能力。

 前段时间与父亲去武汉游玩,闲逛之时,无意间瞄到了一间宽敞的店铺,里面插着各式各样的糖人,我兴奋得大叫,心想好久没吃到糖人,这个味道还是和以前一样吗?一边满心期待着一边可劲儿地将父亲往里拖,随意点了一个齐天大圣,便坐在椅子上等候,糖人上来得很快,我从掌柜处依依不舍的挪开目光,随即便着实吃了一惊,眼前的这个糖人,无论从哪一方面都看着好看、好玩、好吃极了!人物与我印象中的糖人相比,眼前的这个更为精细妙哉,栩栩如生,威武霸气更甚,让人觉得吃掉它简直是在破坏艺术品!入嘴也是香甜的味道,糖意猛然从味蕾处炸裂开来——却是丝毫也不觉得腻,反而觉得意犹未尽了!

原以为随着科技的大幅进步,奔劳的人们会逐渐忘记这美丽含蓄的东西,谁知反而精美更甚。小小的糖人,在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的带领下,走进了商铺,并且连锁经营,甚至还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令人惊讶的进步与愉悦,恍然茅塞顿开。

中国是文明古国,有着几千年的历史以及几千年的文化底蕴,有着诸多的人文思想以及艺术沉淀。所以再不起眼的东西也会有它的价值,就算再无用,也必定会有厚重的墨色历史沉淀,何况它能传承至今,必然有它的价值以及让广大民众认可的地方,所以才会愈来愈精美,愈来愈香甜,愈来愈沉醉!

 传承文化经典,不忘手工初心。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0962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