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8年第4期
反 哺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8年09月17日   

□范鲜红

 

 

“哇……哇……”婴儿一声接一声清脆响亮的啼哭,撕碎了黎明前的暗纱,吓得屋檐下的几只春燕叽叽喳喳乱叫冲出了泥窝,惊得仍赖在天空的几颗星星眨着眼儿躲了起来。

周王氏正提着一捆纺好的棉线来到樊口街换布,忽然听到婴儿的啼哭,循声一看,一家客栈门前的石街上放着一个破棉花篮。她走近篮边,只见篮子里一小床破包被里包着个奶伢。大概是感觉有人过来,婴儿停止了啼哭。她轻轻拨开包被一看,我的个娘呃,是个女伢!心一下欣喜得咚咚猛跳,抬头惊惊张张环顾四周,天刚蒙蒙亮,周围不见人。她顾不上换布,提起地上的破篮子颠着双小脚急匆匆往回跑,心里既紧张又兴奋,真是喜从天降啊!她生下了两个伢,儿子启全刚两岁,老二是个女伢。女儿都是赔钱货,生下的女儿一般是被别的人家抱去做寒毛子(童养媳)。周王氏生下女儿才两个月,就被伢她大姨抱去做寒毛子养,害得她的奶子经常胀痛难忍,只得将奶水挤丢了。正愁给儿子启全抱个寒毛子媳妇回来养,冇想到不费一滴油盐就捡了个回来。

樊口是百里长港及两边的樊湖地区水系的入江之处。为防长江连年水患,当时的国民政府组织当地百姓在长港入江处开挖月河,修建两道水闸,在樊口筑起一条大坝。樊口,当地人也称坝上。沿坝堤下的长江边,停靠着许多上至川陕、下至江浙来往的货运船只,坝上成了这片地区的货物集散地,樊口也变成繁华的小镇。上下船货物的唯一搬运工具就是人挑肩扛,樊口附近湾里的劳力除了耕种家里几亩田地,就是靠到坝上挑箩挣钱养家。

月河岸边,离樊口不远的一处高墩上住的都是周姓人家,人称周家墩。沿月河岸边的高处是地、低处是田、洼处是一片月湖。因一般人家田地不多,地里大多种的是一季棉花一季麦,田里大多种的是糯谷,用糯米做米泡挑到外地换更多的杂粮回家当主食。农闲时男劳力一般都到坝上码头挑箩,赚些工钱补贴家用。

周王氏是周家墩出了名的恶婆娘,三天两头为丢鸡丢鸭与左邻右舍打骂吵架,闹得全湾不安,人称她王老子。而她男人周从义则是树叶落下来怕打破头,更是吃她屙的屎。这不,急匆匆她前脚刚进门,正撞上拿着根扁担出门的男人,劈头盖脸骂道:“你个老杂种说好去坝上挑箩,么还冇走?”

男人没敢正眼看她,连忙侧身出门。

“回来!”她大声喝止道。男人立马站定,转身看她的脸,刚才还乌云密布要打雷下雨,忽然间又云开雾散。“你也不问问老娘给你捡个么宝贝回来?”

男人看见堂客(妻子)阳光就灿烂,赶忙过来和她一起抱起棉花篮中的伢儿,她解开伢的包被笑着说:“是个女伢,给启全做寒毛子养好不好?”

“好!”男人憨甜地笑答。解开伢的小褂,贴身穿了件绣着朵莲花的红兜兜,下面夹了张纸片,上面写着:小女叶氏,出生于民国十五年四月十五日辰时。

夫妻俩掐着手指一算,呀!伢出生才十四天。“老杂种,给伢起个么名字?”

看到伢心口上绣的那朵鲜艳的莲花,他双眼一亮,“我看就叫莲花么样?”

“要得,这个名字好听!”她甜蜜地笑着点头,急忙捋起衣襟露出一双胀鼓鼓的大奶子,“我胀得受不了,得赶紧喂小东西吃。”说着一把将奶头塞进怀里莲花的嘴里。小莲花大概也是饿迫了,小嘴一把咬住奶头贪婪地吸咂起来。

周从义痴情地看着小莲花吃奶,周王氏冲了他一句:“看你个苕样子,还不赶紧去挑箩!”

周从义这才缓过神来,连忙拿着扁担出门,可他两眼的余光还留在周王氏胀鼓的大奶子和莲花粉嫩的小脸蛋上。

 

 

周王氏的奶水把莲花养成个胖乎乎的瓷娃娃,不到一岁就会说话,两岁就能背很多古诗词,三岁断了奶头就牵着牛绳跟哥哥放牛,四岁以后哥哥上学了,她就单独开始放牛。

“哎哟!”莲花被一阵细竹杆抽醒,疼得直叫唤。

“叫你个懒狗婆,太阳晒破屁股还不去放牛!”周王氏边打边骂。莲花赶紧翻身下床,双手护着头冲出了门。

莲花昨夜纺线到五更才睡,一觉没醒就被婆婆打出去,她跑进牛圈把水牛牵到牛粪凼边。

“尿!尿!屙屎屙尿!”她一边叫唤一边牵着牛围着牛粪凼转圈,唤牛把屎尿屙在粪凼里。然后她又转身进柴房,拿了根草要和一把茅镰又回到牛身边,左脚踩在牛角上、双手抓住牛背脊上的鬃毛,水牛会意地往左上一扬牛角,她右脚乘势往地上一蹬便骑上了牛背。莲花四岁开始放牛,跟牛已经五年多。只有牛最听她的,一声叫唤、一个动作,牛都跟她配合得十分默契。

莲花骑着水牛刚出湾头,后边也有几个小伙伴骑牛追了上来。他们一路穿过一片金黄色的麦地,走在绿油油的水稻田埂上。后边的大牛朝她喊道:“莲花姐,你看我站在牛背上牛走跶不倒。”

“那算么本事,看我的。”她也站在牛背上,用鞭子抽了一下牛屁股,水牛撒腿奔跑。她一双小脚就像被牛背粘住,两手抓住牛绳,身体直挺挺地站在奔跑着的水牛背上,吓得正在田里拔草的幺叔朝她大吼:“快下来!莫摔下来跶死了。鬼撮的,还是个细女伢,这皮么得了。”回应他的是牛背上传来一阵阵铃儿般脆亮的笑声。

经过稻田,放牛娃们把牛赶到月湖边的湖畈上,这里已经有几个邻村的小伙伴把牛赶来了。湖面点点小荷初露,湖畈上绿草绵绵,湖堤上长满成片的茅草、野蒿,荆棘丛丛。几棵东倒西歪的老杨柳吐出串串嫩绿的枝条,树上架着几个大喜鹊窝,喜鹊们有的飞入草丛抓小虫,有的站在树梢上喳喳欢叫戏闹。牛群在湖畈上吃着青草,孩子们丢下牛群拿着茅镰割堤上的柴草。当割到一棵歪脖柳树下时,大牛对莲花说,“我想上树捡鹊窝的蛋,你来帮我一把好不好?”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0972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