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8年第4期
反 哺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8年09月17日   

“同意!”大家齐声应道。

根据村委会的一致意见,陈组长让大牛去向周从义家传达村委会的决定。这个结果对莲花娘俩无疑是一种解脱,但分家却是相当艰难。公公周从义一身伤痛,婆婆周王氏也是疾病缠身,唯一的小叔子启旺仅仅才有十三四岁,如何让他撑起这个家。一大早,莲花提着全家的脏衣服下河去了。周从义起床拄着拐棍,找来几块土砖、和好一些泥巴,在柴棚间给莲花娘俩垒灶台。莲花洗完衣服回来,看见周从义就要砌好的灶吃惊地问,“伯,你这是做么事?”

“分家吧,村里决定的,我们不能违抗啊。”周从义糊着泥灶墙低头说。

莲花转身拿了一把挖锄,三下两下把刚要垒好的灶台推倒,“分个鬼的家!”

看着刚砌好的灶被莲花堆倒,周从义急得两手直搓泥,“伢,你么这样不识好歹,人家村里是为你娘俩指条活路哇!”

“不分家就活不成?我们活,这个家还活不活命?”

“这是村里的决定,我们的死活不用你管。”周从义又把推倒的砖捡起来重新砌灶墙。

莲花一把抓住周从义的一双泥手,“伯,求你别把我们分开,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呀!”

周从义无奈一屁股坐在一块土砖上老泪纵横,“我的儿啊,伯我真是不忍心牵连你们啦!不分家你就得跟着我戴上地主分子的帽子,这顶帽子比大山还重,它将压得你一生在人前抬不起头哇!”

莲花安慰他说,“我不怕,头不光是长在颈上,其实是长在心里。人前低头冇得么了不得的,心里的头一定不能低下,这是做人的本份。伯呀,这都是你从小教给女儿我的呀。”

周从义被她劝得无言以对,其实他对这个媳妇看得比亲生女儿还金贵。记得有一年来了位算命先生给她算命,语重心长地告诫他要把莲花当女儿养,这伢八字命很硬,等大了要嫁出去。不是他不听忠告,莲花从小聪明可爱,知书识理,屋里屋外更是一把好手,实在是舍不得她离开这个家,还是让她和大儿子启全成家,结果启全不幸早去,正应验了算命先生的话,他心里一直痛悔不已,是自已害了伢们啦!

 

十六

 

“伯,不好啦!你快回去。”李石生正在地里扯棉花杆,女儿急冲冲跑来喊他。

“出么事了?把你慌成这样。”他赶忙过来问道。

“我哥躺在床上发高烧,不停地说胡话,妈让我赶来叫你快回去。”女儿急喘喘地说。

李石生一听,拔腿就往家里跑。他儿子跟位篾匠师傅当学徒,昨天跟别人家做篾活很晚才回来,么一大早就犯病了呢?进门一看,屋里堂客请来位马脚,说是昨夜他在回来的路上撞上邪。马脚在堂屋大桌上放上一碗水,将三根筷子竖在碗中间的水里,一只手扶着筷子,另一只手捧着碗里的水从筷子上头往下浇。浇一下问一个已去世的先人的名字,如果不是撞上问到名字的人,筷子就倒下;如果是,筷子就立在碗里的水中不倒。

“是撞到爹(爷爷)了吗?”马脚浇一捧水问了一声,筷子倒下了。

“是撞上奶了?”筷子又倒了。

“是撞上周启全了?”马脚问罢,只见三根筷子在碗里的水中直立着动都不动,全家人都愣苕了。马脚说,“这伢昨夜在路上碰到莲花死去的男人,吓着了。”便分咐李石生在天黑时端着茶叶米,带上香和黄裱纸钱,在儿子昨夜回来的路上点香焚纸,洒上茶叶米。然后跪拜祷告,乞求周启全的亡灵保佑儿子平安。同时还特意交待李石生,在做完祭拜回来的路上,千万不能再回头朝身后望,碰见人也不能打招呼,一路径直回家关上门。

按照马脚的吩咐,李石生天一黑就去儿子回来的路上做完祭事,起身就往回家的路上走。一路上他汗毛直树,吓得直哆嗦。其实,他内心比谁都怕周启全的魂魄找上。他的堂客是启全的父亲周从义垫出银两从妓院赎回的,启全的堂客莲花又拿了五块银元救了他一家的性命,他是欠下启全家上下两代人的恩情债呀!可自己不光不还钱,还在批斗会上控诉莲花姐是寡妇寡富,寡妇有钱!批斗会后,他觉得周家墩的人总拿异样的眼神看待他,自感无颜面见人。正好乡里在李家湾给他分了房屋,他赶紧携全家离开周家墩搬回老家。李石生一路寻思着,忽然听到脚后跟嚓嚓乱响,他不能也不敢回头往后看,吓得加快脚步跑起来,可是越跑后面的响声就越大。跑到门口他便一头撞开大门倒在堂屋地下,裤子全尿湿了,口中直吐白沫。堂客慌忙扶起他来一看,裤腿上拖着一根枯荷叶。一定是在回来时他不留神,裤腿被路边枯荷杆的刺扎上,枯荷叶被他拖得一路乱响。

儿子的病好了,李石生却疯了。从此,他整天乱唱乱叫、瞎哭苕笑、经常骂喊,“还我家的债!忘恩负义的畜生!”边骂边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撕得精光,拿起家里的东西便乱摔乱砸。吃饭时,堂客给他端来一碗白米饭,他将米饭往地上一倒,自己却冲到门口边牛粪凼里用碗铲牛粪,大口大口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白天,李石生穿着又破又臭的烂衣服,脸上脏得看不清鼻子眼睛,满湾乱跑乱唱。有时碰上一群放学的伢们跟在身后,捡起地上的石头往他身上边扔边叫,“疯子!疯子!”他被石头砸得鼻青脸肿,就转头追着学生伢,学生伢吓得到处躲,等他不追后又跑出来捡石头砸他,一路逗着疯子玩。春草也跟在伢群里放学回家,但她从不去逗疯子,只是觉得他好可怜。说来也怪,疯子见到春草从不打她,两眼慈爱地笑着不停地夸赞,“女伢长得真好看,真逗人痛。”有时突然跪在她面前哭道,“你是活菩萨,你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但要是见到自己的女儿放学回来,李石生就一把赶上去扯女儿的衣服抱着她,“堂客,我要跟你上床困醒!”吓得女儿到处躲。可怜的女儿从此不敢与他碰面,羞得没脸见人。在一个黑夜里,她悄悄跑出门,拿着一根麻绳在屋后的一棵大树上上了吊。

这个疯子把整个家、整个李家湾闹得不得安宁。实在冇得办法,儿子只好找来一根铁链将他锁起来,关进一个牛棚里。从这以后,李家湾的夜空里经常传出铁链与牛棚栏杆的撞击声、疯子的嘶叫声。等到有一天忽然觉察到叫声停止了,大家赶到牛棚一看,李石生已经离开了这个连他自己也不晓得的苦难人世。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0972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