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精彩专题
风与花的村庄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20年08月03日   

——湖北“美丽乡村”试点华伍村脱贫记

朱寒霜

 

小山村里的奇葩事儿

华伍村的出名,并不仅仅是近年来的事儿。

号称亚洲第一天坑的四峰山天坑,方圆二十余里,坐落在湖北的鄂州境内。与之毗邻的华伍村,尽管非常的不起眼,很小,小到它的经纬度都很难在地图上标出,只因为坐享了这个地理位置,闻名海外。

有名有个啥子用?村里的人走不出去,外面的风吹不进来,它似乎贴上了一个黑色的标签,怎么也洗不掉,笼罩着一片挥之不去的阴影:穷!

回想起村里过去的那些事儿,熊水田的心里可是明镜儿似的。他在这儿当了二十多年的村干部,在副书记的位置上一干就是十多年。他说,那时,可真是苦啊,又穷又烂。

二十年前,村里没有村部,更别说办公室了,有事儿遇在哪儿,就在哪儿说。实在找不到地方,就挤在村支书谢君民的家里议事。其实,谢君民的家也只有巴掌那么大,一到盛夏,蚊子臭虫苍蝇飞满了旮旮旯旯。孩子们放学回来,都忙着收拾完地里的农活,晚上才写作业,饭桌成了课桌,可谢君民占了位子,趴在那儿写材料,约好和村两委班子来家开会的。他老婆见了,心里的火直往屋顶上蹿,大声嚷嚷:你一个大劳力,家里忙的鸡飞狗跳,都不管,村里的那些破事儿尽揽在身上,去去去,都别来!

谢君民苦笑着,对刚到的几个村干部说:走走走,我们去躲一躲,这个婆娘吵死了。他们拎着一盏矿石灯,来到山脚下的一棵大树底,找来几块石头,垫在屁股底下继续开会。

有的村干部说散伙得了。谢君民说:那可不行,我是村支书,怎么也得把村里人箍在一起,不然就散架了,那还了得?他求着人来干事儿,对副书记熊水田说:你去把人召拢来,开个两委班子会,我怎么也得整个办公的地方来。

终于,在2004年的冬季,市委组织部按照党中央的指示精神,给村里修了一个村部办公室,尽管是一栋面积不大的小平房,办公条件简陋,但毕竟有了自己的一个空壳子“衙门”。村委的几个人凑在一起,打趣地说:谢书记再也不用挨老婆的尅了。

干了十几年,村里还是没有多大起色,一度陷于瘫痪状态。谢君民说,这不是个事儿,得有人撑起个头来。我就不信这个邪,一千六百多号人的村子,还真的能穷上一辈子,再搭上几代人?他发了狠心,决定让贤,请来了村里的能人谢学中,千叮咛万嘱咐:路,一定要修路!

2014年,来了一个壮实的中年人,正是谢学中,成了村里的新当家人,挑起了全村人的嘱托和重任。这一年,夹缝中求生存的华伍村被列为省级贫困村,走马上任的他信心满满,对修路的要求更迫切了。

到了2015年,市委组织部派来了一个首任的第一书记,他叫程友林。

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对的事儿,也就成就了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儿。随着党的政策越来越明朗,越来越好,两个书记的到来,一个敢想,一个敢干,村里的日子,也就发生了嬗变,带来了一缕缕花香袭人的春风。

 

第一书记们的接力赛

程友林来到七弯八拐还找不到路的华伍村,还没到村里,就知道了这个村子的一大堆事儿。村里人很好奇,不是有个村支书的吗,怎么又来个第一书记呢?该不会是走个过场,镀层金回去?要是有真本事,就给我们弄出一条通到山上、一条通到山外的路来看看,我们就服了。

你还别说,这话还真的让程友林听进去了,他发了狠话,这个路,我来修!

程友林想,什么“穷山恶水多刁民”,还不都是穷惹的祸?把穷山恶水治好了,就是青山绿水梦之城,有了青山绿水,把人心凝聚起来了,解决了温饱,看到了希望,哪里还会出什么刁民?他掏心窝子地对谢学中说:人家出名是富的出了名,我们是穷的出了名,丑的出了名。我们要转变,不能再这下去了,头等大事就是把路修起来。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一个党员一面旗帜,我们得举起来。

两个人一拍即合,谢学中说:好!

村里有块十分醒目的牌子叫做“党员群众服务中心”。怎么个服务法呢?程友林的法子还蛮多,比如“基地式”培训党员致富能手,“网络式”培训农村党员,“跟踪式”培训流动党员,“送学式”培训年老体弱党员,把每个党员的身份亮在村门口,将承诺公之于众,让先锋模范作用发挥出来。

这样一来,党员、干部和群众的距离近了,打通到了“最后一公里”。村民的事儿,村里的事儿,都有了落脚点。有事儿找党员,有事儿找村干部,有事儿找第一书记,找来找去的,事儿理清了,心气儿理顺了,人与人之间、干群之间的关系密切了,村里的两委班子就能腾出精力来搞建设了。常有一些村民半夜三更的找程友林唠嗑,拿主意:程书记,您看,我们这儿想安个路灯,行吗?

当然行!

程友林组织召开华伍村“能人会”,共商发展大计,20位老板当即捐款200万元。在他和村“两委”一班人带动下,全村30多名党员积极献计献策,按照责任分工做好协调服务工作,党员们还带头成立义务投劳队,带动100多名村民参加义务劳动。历时四个月的紧张施工,10月份,与黄石矿山公园对接的公路全线贯通了。村里群众高兴地说:“一条山路盼了30年,第一书记一朝圆了梦”。

有了路,就等于有了出路。

时间的碰撞,无不是在苦苦寻求破解难题的魔杖。动了脑子,动了嘴皮子,还得动两刷子,老百姓的钱柜里有了真金白银,才是真功夫。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到底吃什么好,又怎么吃呢?2016年,程友林组织部分党员、村民小组长到市里搞得好的村(社区),池湖、万秀、峒山参观学习,发现生态旅游红火得很,联想到这里要山有山、有水有水的优势,前有石桥水库,后有四峰山,森林面积3500亩,占比60%,何不也来搞个生态旅游?于是乎,村里“三边”绿化5100株,在房前屋后、路边空地栽种花草树木5100多株,绿化荒山380亩,全部种上油茶。到处鸟语花香,四季如春。这个生态旅游的项目一推出,没想到一炮打响,年底,四峰山游客接待量就超过2万人,旅游收入超过20万元,村里的经济开始有了第一桶金。

程友林修山路的时候,他的脚崴了,肿得老高,走起路来像撕裂了一般,仍然坚持着走进了每家每户。村里的精准扶贫对象38户113人,每个贫困户都上了榜,入了册,进了网,一户一档,不掉一人,不漏一户,实行动态管理,把个精准扶贫工程做的精益求精,丝丝入扣,个个都服气的很。

要让这38户人家早点脱贫,除了得到政府救助的外,还要变着法子找门路,翻门槛,享受到政策的阳光雨露。程友林忙的像陀螺,刚把村民的土地流转了,又争取到区里的一个光伏发电新项目投资48万元,见效快,一下子让11家贫困户当年受益。不仅引资60万元盘活了村里的农副产品加工厂,还吸引3家“回归型”企业,示范带动本地10多名农村实用人才走上创业之路,带动了50多名农户发家致富,过上了滋滋润润的小日子,都打心眼里感激市里派来的这位第一书记。

第二任书记许中流来了,只有三个月的功夫,兴修了的一条长达近4公里路的水渠,壮观的白玉阑干,连接着华伍村的迎宾大道,显得格外的有贵气,更接地气。

第三任书记也来了,他叫李昊。

李昊,这个年轻的共产党员,对党充满了感恩之情。他永远记得,就在高考前的1个月父亲去世了,在最困难无助的时候,是党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解决学费和生活费。他始终铭记这份党恩,还在大学期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希望有一天能回馈社会。

村里有个由单亲母亲带着生活的贫困大学生,和李昊当年的情形十分相似。得知情况后,李昊联系了一名老板对那位贫困生提供每年5000元的救助,帮助申请了助学贷款、红十字会圆梦助学金,乡镇、村也送来了的慰问金,他自掏腰包送了1000元。开学的那天,李昊自驾开车把他送到学校,告诉他:安心学习,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别怕。2017-2018年的两年间,李昊帮助那位贫困生申请到助学贷款1.6万元,各类救助3万余元,解决了学费和生活困难问题,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成为好哥们。

在党员主题日活动会上,不再是干瘪瘪的开个会,读读文件就了事。李昊很快地理出了一份工作清单:

要搞中药材基地,吴都医药公司的合同洽谈,他得去。

要建设美丽乡村,与中国南山集团进行衔接的枢纽性工作,他得去。

要争取资金3000万元,与相邻的黄石市联合打造四峰山峰旅游区。他还得去。

投资1100万的四峰大道升级改造成高标准旅游观光公路;投资400余万元新建了四峰山门楼、安装太阳能路灯150余盏,10人家的危房改造政策。哎呀,他都得去!还有很多很多,他忙的来,忙的完吗?家里的儿子眼巴巴地等着他买的玩具呢?又忘了!

冬去春又来,干了近两年的李昊,在2018年就把村里的脱贫任务完成了。2019年6月初,他将自己的工作交接给了第四任第一书记张侠,特别嘱咐的是美丽乡村建设项目要搞上去,引进的中国南山集团来打造美丽乡村的事儿要跟进,说了一遍又一遍,这才回到自己新的工作岗位上。

 

不信春风唤不回

屈指一算,市委组织部与这儿已有二十多年的渊源了。如今人高马大的小伙子,有的那时还是个会哭啼的奶娃,或者是光着屁腚的放牛娃呢。人变的同时,村里也都变了。一些出嫁了的女儿一两年没回家,进村子里一看,都找不到村子的容貌了,路变了,地变了,人也变了。

2018年,华伍村脱贫认定的申请报告打上去后,区扶贫办刘主任睁大了眼睛,说:有没有搞错?言意之下,不会是假的吧?

谢学中也睁大了眼睛说:那还能有假?是的,如今鄂城区共有省级贫困村19个,已有18个村完成脱贫出列。在“逆袭”的路上,蝶变为省级美丽乡村试点村,令人刮目相看。这一年,谢学中跟着市委组织部长何文到了浙江大学,参加了乡村振兴的培训班,还真是长了知识,开了眼界,回来后,更是撸起袖子加油干,愣是闯进了省里美丽乡村试点的高门槛。

当华伍村从全省贫困村到确定为省级美丽试点村的消息传来,小山村沸腾了。

人们都说狭路相逢勇者胜,这个试点村的得来,可不是喊口号喊出来的。

为了营造声势,撬动村经济的活水龙头,几年来,村里一口气举办了四个大型的生态旅游活动。比如:4月的风车节,5月的灯光音响啤酒节,9月的农民丰收节,10月的登山运动节,那真是人山人海,红旗招展,四峰山的名气大起来,亮起来。热热闹闹中的订单都刷爆了银屏,一下就来了10万人次的客流量,挣了300多万。村里华兆山庄的客房一下子爆满,养鸡场的鸡、鸡蛋供不应求,一个个哗啦啦的数着钱票子,直夸党的政策就是好。

这时,乡亲们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一直在“抱着金碗讨饭吃”,村里那占比60%的山林地竟是挖不完的“富矿”!生态旅游成了“软黄金”,越来越有“吸金力”,吃的是这里田地里种的,住的是这里山上的绿色氧吧,玩的是这里的农家乐,看的是这里风与花的村庄,心里的那个美气呀就甭提了,一下子带动了农户就业6000余人次,每年增收2000元。还能拿到农林补贴款的赵长芬,鱼尾纹都笑的翘到天上去了,从来都没这么喜气呢。

董雪娇是外省来的媳妇儿,娘家见她找了个贫困村的小伙子,还隔着几千里,说什么也不同意。如今村里富了,来了底气,她把母亲接了过来,掰着手指头说起了她的啐啐念:村里现在可好喽。你看,村业合作社帮扶贫困户14人,公益岗3人,小额贷款5户,危房改造16户得到补贴;免费购买农合医疗的,年度看病自费不超过5千元,其余的报销90%以上。还有咧,村里隔三差五的送福利,送慰问,送政策到贫困户家,就连贫困户有人到外省打工的来回路费都报销咧。哪里还有什么真正的穷人呐?

来这儿两年多的大学生村官周宇航,瘦精精的,开口就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村里整合扶贫项目以及美丽乡村建设等资金913万元,刷黑硬化了村主干道和环湾道路;建成了华伍大湾多功能健身广场、10个垃圾全收集全处理点、3个污水处理站;还修了一条4000米环村自行车健身道,将四峰山和栗山连接起来,在山间骑车可以尽享森林富氧环境,俯瞰乡村田园风光。

张侠报到的那天,穿着一双沾满泥巴的运动鞋,进了村。他才到一个礼拜,就给贫困户送来了一份见面礼:2018年末,三级残疾的欧东生突发尿毒症,各种医药费的药单子一大摞,怎么办?上任伊始,二话没说,张侠开着自己贷款买来的新车进了城,给欧东生家人补办了医保。病人家属刘金玉发来了微信,长达一百多字,这段话中最多的两个字就是谢谢!

在张侠的积极推进下,兴建的滑翔伞飞行体验基地、打造乡村旅游目的地等项目,都已动工建设了。谈起以后的打算时,兴奋地拿来投入了360万元设计费的乡村规划图介绍:华伍村作为省级美丽乡村建设的试点村,要以旅游产业为驱动力,构建华伍村的造血体系,着手准备进行整村旅游开发,支持农户开办农家乐及民宿,抓住机遇致富。

谢学中听了直点头。村里再也找不到像从前那样游手好闲、打架斗殴的人了,都忙着致富奔小康咧。

时间与太阳在一起,发生了化学变化,有了光合作用,华武村富起来了,也亮起来了。

2019年底,村里的集体经济收入破了20万元大关。

谢学中总是一脸的淡定,他说:历史总有意外,没想到我们身在矿区的华伍村,没有受到一星半点的污染和开采,如今倒成就一番山清水秀的美丽。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61133 内容页访问计数